鹿鸣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8|回复: 4

鹿鸣人物谱(二)绿窗眉妩少林方丈青青寒学木子

[复制链接]

75

主题

1998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010
发表于 2019-6-25 08: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书签冷旧芸 于 2019-6-29 14:56 编辑

鹿鳴人物第六期-綠窗眉嫵
鹿鳴人物第七期-少林方丈
鹿鳴人物第八期-青青
鹿鳴人物第九期-寒学
鹿鳴人物第六期-木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998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010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08: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签冷旧芸 于 2019-7-30 22:00 编辑

鹿鳴人物第六期-綠窗眉嫵


趙青字丹青,號綠窗。初知天命。就職于山東聊城大學。鹿鳴詩社秘書長。山東詩詞學會會員。性情沈靜,唯愛詩詞。學詩拾載,方窺門徑。師從津門蟄堪先生。然因愚鈍,成績平平,甚愧師門。作品多見于網絡,少見于紙媒。


驀山溪

西風餘事,擷夢霜箋裏。漫問綠窗前,是阿誰、臨摹初意。可憐平仄,漸次落閒池,難遏止。層浪起,多少珠璣碎。/流年易去,桃汛追無計。回首檢蓬心,剩幾分、寒山瘦水。斷雲棲處,一字向衡陽,渾不管,湘竹淚。約買梁園醉。

煙山按:三分遲暮意,一寸戀詩心。表情婉約。


訴衷情

寒霜降罷已如冬,黃葉落無窮。誰教細雨交織,亂緒並衰容。/歧路口,小橋東,晚風中。斷雲猶擬,半世羈心,一字歸鴻。

煙山按:鄉思也,情景交融。首句尚可推敲。


菩薩蠻

蕭蕭風卷紛紛葉,徙禽久已枝頭絕。若個別離天,景殘心也殘。/向晚波瀾急,何處棲萍跡。今日餞君杯,來年餞我誰。

煙山按:由景生情,“黯然消魂者,惟別而已矣。”結句將離別意更推進一層。


暗香·生日感賦

浮生片霎。借一壺老酒,重逢新臘。淺醉自題,無奈箋長更情怯。怕說流年似水,流不盡、塵紛煙沓。算幾度、淡月斜陽,曾向小樓壓。/妝匣,啟還納。歎翠鈿玉簪,鬢薄難插。可憐颯颯,風裏梅羞柳枝乏。依舊窗前踐約,展橫幅、清芬迴匝。惜此味偏和著,壁鐘滴答。

煙山按:上片以感慨起,娓娓述來,以敘帶情,以情引景,行文自然流動。壓字略顯得重了。下片捕捉生活細節,因簪鬢而覺年衰,生發傷感之情,然後二拍振起,宛轉而得沖和之意。


行香子

曲水彈琴,斜照溶金。乍寒時、老酒頻斟。同窗畢聚,舊夢重尋。任流年誌,經年約,少年心。/驪歌唱後,客路登臨。萬餘回、日月浮沉。君情火熾,余鬢霜侵。但酬鄉思,披鄉味,試鄉音。

煙山按:鄉情、同窗情,真情勃郁。“客路登臨”不妥。


南鄉子

朔氣浸窗寒,檢點浮生又一年。正說夕陽無限好,闌珊,漸次霓虹促月殘。/冬夏轉眸間,鋤罷榛蕪複灌園。縱使收成稀可數,怡然,日日枯腸足兩餐。

煙山按:感光陰易逝,惜時勤作也。


浣溪沙·火锅

美味無需聘大廚,魚羊片罷擇菌蔬。自將金鑊踞磁爐。/酸辣隨心真味道,波瀾使氣小江湖。教人老酒幾回沽。

煙山按:美味隨心,灑脫自在。


定風波·檃括趙翼題遺山詩

瑟瑟寒鴉泣碎冬,一輪時序又將終。但爲迎新先破舊,知否,秦磚漢瓦色相同。/周粟烹來滋味好,歡笑,朱衣紫綬向陽紅。弄得大船掀巨浪,衝蕩,浮萍掙扎任西東。

煙山按:得原詩之意,結拍略脫。


喜遷鶯·除夜

新可望,舊堪論,重啟一年春。萬家齊換福盈門,洇染去來雲。/承膝下,於除夜,不必玉台瓊榭。眼前童子漸成人,霜鬢認前塵。

煙山按:過年之樂恰在天倫。

西江月·初春

近岸晨鳧成對,逆光河水微瀾。苔枝綴玉柳含煙,若個丹青誰展。/膏壤初開睡眼,東風尚帶清寒。羲車緩緩碧雲閒,笑引一行征雁。

煙山按:春景如畫,生動可人。


定風波·踏春

映日依風水色明,鶯啼燕掠柳梢青。堤草重茵花織錦,思恁,如何把握者番晴。/攜酒呼朋郊外去,芳步,一時堪比蝶衣輕。今日有閒今日醉,休喟,鬢霜幾許是浮生。

煙山按:好景當惜眼前,一醉可也。


定風波·清明

歧路東頭見酒旗,杏花微雨復沾衣。三徑尋來多亂草,難了,斷魂之處續鴉啼。/黃土一抔新覆舊,和酒,年年此日沃悽迷。阡陌返青猶可認,思忖,小河緣底不流西。

煙山按:斷魂總是清明節。


淡黃柳·探春

垂楊睡足,重把鵝黃抹。暖靄依稀紗仿佛。掩映尋常巷陌,知是誰家暗香徹。/踏殘雪,修筇但憑曳。見疏影,玉初綴。乍凝眸誤認莊生蝶。比翼原來,翠禽枝上,才試清歌半闋。

煙山按:頗有佳句,如首拍與結拍。


水調歌頭·爲外子壽

江北薔薇馥,歲歲爲君開。野蔬村釀新熟,家宴勝瑤臺。宇畔雲舒襟袖,窗外帘垂楊柳,時有燕雙偕。景色滌眸子,籬舍遠塵埃。/明鏡裏,霜未染,黛堪裁。既知天命,圓缺何必費心猜。向晚韶光逾篤,攜手浮生彌足,不覺縱情懷。相與門前水,古調和悠哉。

煙山按:親情融融。

離亭燕·五四感賦

春色已然收斂,風景愈添明酽。恰似少年豪邁曲,不歎綠稠紅淡。烈烈憶當時,佰載一般肝膽。/難忍河山昏黯,抛卻此顱無憾。唐漢有朝重現日,莫問旌旗誰染。試看後來人,哪個初心曾減。

煙山按:頗見豪情。“有朝重現日”詞意重復。


南鄉子·兒童節

向日朵兒紅,醉了熏熏伍月風。起舞翩跹來復去,芳叢,勤謹誰家小蜜蜂。/歲月唱從容,稚嫩歌聲徹碧空。夢想幾多童話裏,喁喁,自在凌雲萬里鴻。

煙山按:暢達,兒童情態如在眼前。


滿江紅·夏夜聽雨

細雨敲窗,渾不管、竹簾筋骨。曾幾度、剪殘燈影,詠傷鬟髪。引枕方知新夏至,南柯復向深宵缺。慰無聊,點滴漸攢成,閒情結。/絲與竹,多皲裂。雲中客,偏凝絕。負當年鬥酒,玉殊珠別。聽取蟬吟今似昨,何堪鏡底霜成雪。怕思量,故紙惹新愁,難刪節。

煙山按:聽雨而引新愁,景情交融。惟“蟬吟”句不妥,雨夜何來蟬吟。


體檢有感

歲寒梅獨傲,人老骨先知。

得借聲光電,來觀肝膽脾。

不憂霜染鬢,但恐血凝脂。

闊步寬心境,長生或可期。

煙山按:首聯比興起得好。後三聯平實見意。


送窮日重讀《送窮文》

春節祈鴻福,朝陽散赤金。

有梅初傲雪,無意約鳴禽。

粥薄窮難送,風長褐可禁。

陰晴皆過眼,一捧只初心。

煙山按:整首渾然。頸聯尤佳。



釀雪新元啟,逢春萬物生。

柳疏方吐翠,氣濁漸成形。

路況尋難辨,車流聽有聲。

減排連歲喊,呼吸幾時清。

煙山按:一吐塊壘。


丁香

情了風騷事,根生芷若洲。

依依惜春杪,簇簇抱枝頭。

打底唯其碧,流芳分外幽。

誰教無雨處,一樣結閒愁。

煙山按:尾聯從李璟句翻出,令人耳目一亮。


餃子

冬至元辰此必需,家家節慶似同廚。

指間玉玦收珍錯,鑊內煙波蕩雪鳧。

祖宴叮嚀婚宴謔,歉年期望稔年圖。

若教大有隨心愿,宜就溫淳酒一壺。

煙山按:敘議合宜。頷聯生動。


步韻老杜《閣夜》

寒窗獨酌愁風景,舊韻重拈暖夜宵。

誰擬火爐詩膽壯,風梳桂影月光搖。

臨屏得句偷矜伐,有夢無痕數隱樵。

可惜三千塵與土,未從殘歲轉寥寥。

煙山按:尾聯意不明朗。


寒得梅字

冬到深時夢易摧,北風呼嘯夜徘徊。

長河上下滔滔失,岱嶽周圍色色頹。

縱有數人來踏雪,奈無一處可尋梅。

錦衾虛薄貂裘冷,唯把磁爐煮舊醅。

煙山按:頷頸二聯佳對。



人初試火固堪誇,宇下留君始做家。

生肖排行居末尾,太牢祭禮競豪奢。

酣眠寄食誠堪羨,就戮烹分孰與嗟。

西去若真成使者,終身可悔著袈裟。

煙山按:頗有佳思,但缺少一個主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998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010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08: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签冷旧芸 于 2019-7-30 22:01 编辑


鹿鳴人物第七期-張野

張野,原名耀光,字之榮,別署西江釣客,雲浦軒主,網名少林方丈。嶺南順邑人,幼好音律,習詩詞四十餘載,著有《野蒿集》《秋聲集(雲浦軒詩草)》《寒弦集(雲浦吟藻)》《吹葉集》等。現爲中國群眾文化學會會員,中國曲藝家協會會員,中國楹聯學會會員,廣東詩詞學會會員,廣東作家協會會員。

散慨
渾灝仰古風,化美流光疾。
了然發遐想,軒黃歌戊戌。
蕭蕭浪蕩懷,隱隱沁芳苾。
朔冽融龍精,介物合陵質。
紫氣雲浮遠,三千論歸一。
夔吟恣晉唐,蘆笛河湯弼。
漢貂路上忙,楚杖家中逸。
慧刃割凡情,人閒響錦瑟。
筑擊芝歌唱,酒磨鏽鐵筆。
垢盡璵璠明,私無心便晊。
守固乃通禪,探驪入陋室。
斫韻隱山房,振翰拋書虱。
門徑向青萊,硯邊看懒鷅
社樹月常圓,青銅劍幾遹。
何需德財備,優遊壺漿溢。
活火花煮茶,舊事耳填畢。
疇昔釣虛名,時此求康吉。
異色爽鳴鳩,修篁矜玉律。
庭松夀鶴來,幺孫樂蟠膝。
高天散綺霞,門閭倉廩實。
鶴按:散淡心事,浪漫情懷。拿起、放下、想開,三而一也,無往而無在,故非常道,非常名。不患詩之不知,患不知詩心也。今之詩道似盛實衰,而能以詩心爲此道者又幾何哉,公得之。

鹿鳴社課
鹿旆芳原起,兜觥十一程。
風流三萬里,集結九垓聲。
瘦筆斟時露,青桐舉鳳鳴。
拊心於以道。摛藻白雲清。
鶴按:境界弘肆如公者尠矣。退之、東坡遷謫嶺南,文脈斯鬯,綿延不衰。少陵家法,得韓蘇而廣之,盡在此也。複寄之以情而託之以心,感慨生焉。

讀杜公與潘丈茗話夜飲詩有拾
酒韻來心上,商聲未易論。
月明今夕罄,花覆舊潮痕。
颯遝塵懷染,風騷道骨存。
羨君金谷會,綠綺慰詩魂。
鶴按:與公訂交十數載,每之粵則聚飲於鳳城,聞公論道談詩,受益良多。

寄聽雨賢棣
故地熏颸恣,吟溪古缶鳴。
心隨空月夢,魄動海潮聲。
好酒懷人遠,香荑浥露清。
杯觥兩地隔,誰共酌秋情。
鶴按:老友之情溢於言表。

次書籤兄韻以謝
一曲來心上,簫音但識秦。
陶然過野渚,颯遝綠吟春。
衣帶江風動,雲兼谷鳥親。
虛空無彼我,清涼自在身。
鶴按:得清心之味者。

謝杜澎賢棣贈璧
問令秋雲近,獅弦鹿詠來。
歲華空自惜,尺素向君回。
不減殘池墨,猶依瘦骨梅。
臨風追往事,名姓在醪杯。
鶴按:公古稀之慶未至,終有憾焉,複讀猶憾耳。與公歷年唱酬之作可裒一集也。

疊韻謝東方一鶴兄
渝州雲外翠,飛雁帶書來。
翼舉關山遠,心從楮墨回。
吟燈分貝葉,煙艇詠江梅。
趺坐林泉下,烹醪伺鶴杯。
鶴按:於前人無遑多讓,隨心所至,自見機鋒。

謝社友暖夀詩儀
鷗鷺鵝湖集,高吟月魄來。
韻添雲浦暖,酒侑鳳簫回。
況盛陶郎菊,棲遲謝侶梅。
故人無限意,藻液壓桃杯。
鶴按:嘗將吟朋詩侶賀壽佳什及公和作合爲一編,今猶照眼。

都寧訪友
秋風吟杖拄,相約訪鵁鶄。
香發搖錢樹,杯斟放鶴亭。
微言情篤篤,瘦筆汗青青。
痛飲長蚺血,心聲共一庭。
鶴按:『痛飲長蚺血』頗見奇思,公又開先河矣,司馬長卿復生亦當歎之。

吾廬訪友
念舊鳧洲渡,吾廬朋侶顧。
籬花雅苑開,雲閣清詞賦。
潮汐卜人生,琴簫驚野鶩。
賞心誰與同,渚月情如故。
鶴按:參悟透徹,即是心聲。

鄉愁
春風驚客夢,栢酒醉詩腸。
斫取庭前竹,吹彈月下香。
魂兮依里隰,意也憶桋桑。
歸棹南薰後,鄉心盡可量。
鶴按:老來鄉夢多情節,卻似春愁不可量。

社課·春(次何言兄韻)
深山久住不知春,乍見梨雲浣雪頻。
三徑未歸華表鶴,一林長隱老樵身。
但隨鹿影尋仙侶,敢借泉琴唱席珍。
夢裏詩情成獨送,東君柱杖百花親。
鶴按:爲易一雲字,更覺能親。

勖己
龍獅有欲由人舞,樗櫟無才得自全。
肉腐憑誰供野祭,鴟梟號客有新編。
老槐月冷西窗影,瘦鳥聲哀一舌弦。
我蟄山阿甘寂寞,雕青面具夢遊天。
鶴按:『雕青面具夢遊天』即是註解,余嘗思『面具』而不得,乃不得其雕法也,今聞公言得之矣。

謝文森兄賜玉
不除豪氣寫長春,解破冰壺幾作芹。
芝草舊收湖嶠月,滄波新映竹松君。
久虧緣薄叢間石,唯愛情真浦上雲。
結伴支翁山共賞,又隨飛鶴繞螭群。
鶴按:支公常近鶴,老子本猶龍。

次虛谷清風兄玉
趨履幽陬疊藻叢,鹿鳴虛谷漾清風。
玉漱曹溪蒼松子,影對菱花白髮翁。
江月澄懷千日在,吟槎共櫓兩心同。
他年副墨藏名冊,百變聲塵一卷通。
鶴按:逍遙夢裡逍遙客,曹洞溪前曹洞宗。

寫興
草徑無營一樹梅,水邊幽興況香魁。   
情因戀曲難辭笛,心已忘機欲對杯。
過月何妨人影瘦,漲潮未許棹聲頹。
偷閒悟得蜉蝣賦,卻笑淵明菊酒催。
鶴按:公笑彭澤菊酒催,料靖節見公應如是。

無題
夢闊浮沉生死路,風光繞道舊柴扉。
不貪龍沫杯中滴,只戀匏瓜檻外肥。
歲月無情驚鶴鬢,文章有淚泣牛衣。
氣從肝膽蠻中岀,瘦骨搖雲撼翠微。
鶴按:骨力不減當年,老而彌深。

鹿鳴社課踏春
丈地調愁向曉煙,野花香破曳風前。
遙看玉樹敷山色,細賞青苗繞稻田。
歇履欣陪松下客,言柯恍遇世中僊。
歸鴉自有真情在,啼月無忘托杜鵑。
鶴按:手法細膩,頗近玉溪。

卜算子·春柳
細雨濕青衿,醞釀新思緒。曲澗縈紆一柳痕,欲把情留住。/占得鳳城春,故地詞心許。釀取吟邊滿甕香,壓入霞觴去。
鶴按:『壓入霞觴』者,春柳、春情、春緒也。

蝶戀花
照水新絲添幾縷,驀地回頭,驚卻翻飛羽。百結歌衫何所褚,風塵忍負憑依據。/感慨牽人情不許,病酒愁斟,一任詞心煮。焦尾柔弦風細語,月輪眠在梧桐樹。
鶴按:『照水新絲』之無奈,與『月輪眠……樹』之無他相映襯,便生『愁斟』,故『一任詞心煮』也。

臨江仙·寒江水調
凜水獰雲天正裂,沖寒一襲蓑衣。中流彈鋏射冰澌。沉鐘敲海市,穿浪自委蛇。/淒絕萍花風雨外,滄間歷練希微。江鷗濯喙祭髙桅。黃金千斛墜,漁父網陽歸。
鶴按:下筆有狻猊狀,真『老鶻飛來傑傑(迦陵句)』者。

漁家傲·離柯葉
恨滿關河風曳起,湘弦郢曲埋愁地。倦倚箜篌彈又碎,彈又碎,殘紅點點斜陽淚。/心事浩茫隨逝水,天涯老去襟如洗。俏綠年華春夢墜,春夢墜,空留憶記撐雲翠。
鶴按:淒婉若少遊,沉鬱比稼軒,迴腸之氣如是。

芭蕉雨
夜半天霖乍泄。興來風可奈,瑤箏說。逸事碧闌相接。點滴玉擫珠彈,芭蕉雨疊。/倚欄輕道一葉,休負此時節。填個好曲兒,雙飛蝶。遣寂寞、問清靈,孤詣指抹冰弦,叮鈴喚月。
鶴按:爲尋蝴蝶憑欄曲,留得芭蕉聽雨箏,以此解公之詞可乎。

喜遷鶯·春醉
留日色,倚榕橋,春意入吟簫。水鄉浮影掠蠻腰,尋問酒人寮。/逢村老,相言笑,放醉睇形難了。盛時金粉意飄飄,如夢浪逍遙。
鶴按:可作水鄉畫派之畫讀。

十拍子·春興
往事空留感慨,閒情獨捲纏綿。景色盈眸頻醉客,虎步三春欲問天,荷鋤翻紫煙。/永夜髙吟月鷺,幽懷斜映苔錢。十里長廊花鬥豔,一枕春潮夢亦甜,微颸爽意添。
鶴按:情景相融,洵『一枕春潮夢亦甜』也。

卜算子·上元節
佳節曉煙幽,古調新聲美。春律陽回入夢香,沉醉東風意。/南浦草芳飛,北牖宮商倚。墨客緣來自不辜,一盞濃情水。
鶴按:濃情一盞,君子之風。

長相思·惜春
詩夢賒,酒夢賒。明月撩心柳影斜,春煙擁綠華。/醉些些,笑些些。紅映桃花玉臉遮,相思疊彩霞。
鶴按:大則難鋪陳,小則難迴旋。前人論書曰:『疏可走馬,密不容針』,以此論詞亦然。鋪之以綠華,思之以彩霞。人在春中,春在心而。

漁家傲·借一鶴社兄韻續貂
漱手裁雲漁曲學,秋風散麝鹿茸角。醍醐醉漉燕山璞。心猶覺、蓮漿漫把塵懷濯。/鼓瑟消閒人自樂,悠然念向禪門嶽。野浦蒿萊花事邈,祈身若、珊瑚樹老曹溪渥。
鶴按:借韻而不滯,圓覺、圓通、圓融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998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010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08: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签冷旧芸 于 2019-7-30 22:02 编辑

鹿鳴人物第八期-杜俊靜

杜俊靜,筆名夢嵐,青青,河北唐山人,公務員。中華詩詞學會會員,河北書畫詩詞藝術研究院院士,唐山市古典詩詞學會副會長,鹿鳴詩社社員,封龍詩社社員。

登封龍山
疊嶂插天碧,雲梯尚可攀。
松筠三徑老,湖海一身閑。
翔鳥鳴春色,飛泉瀉石灣。
風來最高處,禪坐竟忘還。

楚月按:登山幸有謝屐,風致不輸摩詰。

訪臥龍山
未見龍騰寺,已聞鐘磬音。
車從懸壁近,路共卷雲深。
野菊分秋色,霜風叩石林。
一杯天淨水,或渡紫芝心。

楚月按:鋪排極有層次,讀之如同車驅馳,兩側山轉雲深,野菊古木,大化萬千,乍親眉宇,至遇水經停,蹇裳一涉,恍覺塵心已濯。

無題
交蓋春風裏,夜談山水間。
花熏頻寄目,酒困且開顏。
篷鬢經霜老,禪心落日閑。
松蘿倚青石,煙櫂往仍還。

楚月按:讀之惟遇道友,林泉之間,心悟已深,不落言筌矣。

有寄先生
慵坐翻書遍,心中一字無。
他鄉天更短,此夜月同孤。
山迥應憐雁,夢殘猶聽烏。
北望多仰止,不敢問歸途。

楚月按:言相思何故如此清寂也?天南海北勞飛燕,已然常態。可知好書一卷,竟不若遠方看月人。

登聯峰山之望海亭
一覽乾坤闊,巍巍望海亭。
浮雲連翠嶂,駭浪入蒼冥。
風物今猶在,兒曹昔更經。
凝思覺來往,編簡向誰青。

楚月按:此首出自女子手筆,令人駭然。以觀四維之目望聯峰山,方能成就此詩。如睹盛唐氣象,蔚爲大觀。置右丞,襄陽、太白、少陵集中,亦不遑多讓。慚我思拙筆鈍,斷不能爲此調,惟再三讚歎而已。

登聯峰山之蓮花石
晨風吹斷雨,青靄繞高林。
梵曲隔山逐,松虯欹石深。
輪回千古事,天地五湖心。
回首蒼波闊,不爲梁甫吟。

楚月按:此處紅塵不到,可以思歸。

遣懷
野清花倦客,薄暮鳥歸林。
璧月穿雲冷,霜風入鬢深。
書山甘寂寞,宦海有浮沉。
但覺滄州遠,長空一嘯吟。

楚月按:常於幽獨處,所觀也細微,所思也寂寞。

無題
爲客何時了,長嗟向北林。
浮雲共天遠,歸鳥傍枝深。
酒濁難辭日,琴殤已絕音。
山川堪削跡,不復白頭吟。

楚月按:首句已定全詩基調,歎久客他鄉,歸期未定。其感也深,其思也哀,其音如絕,是掩卷不忍卒讀。

游南湖偶得
問訊南湖水,濠梁接舊程。
煙霞時近客,塵事豈關情。
野曠花相引,雲閑鳥不驚。
尋常忘歸處,老樹落蟬聲。

楚月按:問訊南湖水,起得新奇。若湖水有知,當有深情一應:青青別來無恙乎?

登樓
蕭瑟登樓久,逢秋易感傷。
勞生誰與共,人意總無常。
月隱千峰樹,風侵兩鬢霜。
母衰兒未大,不敢說蒼涼。

楚月按:今夜有客寄嶺南者,撫箋再讀,感同身受,不禁爲之潸然。

久別回鄉偶書
經年別去不曾歸,一入江湖與願違。
重至故園生白髮,欹垂老樹亂清暉。
天涯鄉思多驚夢,鷗畔朋儕久忘機。
收拾行囊回首處,炊煙嫋嫋傍雲飛。

楚月按:久別回鄉,白髮仰樹,情何以堪。

生日
減盡朱顏已暮春,落花飛處更傷神。
壺觴不飲雙愁鬢,藥裹相隨一病身。
欲把襟懷傾海嶽,那知世事老風塵。
低頭忽覺生辰日,愧對家慈問苦辛。

楚月按:詩以落花起興,沈鬱宛轉。以時不我待、百年多病之思相承。頸聯抒懷,雖胸中有海嶽,終不勝逆旅風塵。『哀哀父母,生我劬勞』,生辰之日思親而陡然愧生,感情自然流出,不假安排,非純孝之人斷不能爲此意結。

感懷
光陰荏苒遣人愁,華髮頻生不待秋。
日落江湖雙倦眼,風回天地一孤舟。
文章尚可閑中賦,得失何妨笑裏收。
莫向闕庭思結綬,書生自古幾封侯。

楚月按:手法頗有爐火純青之態。所惜者,唯體裁太熟耳。

赴杭州值雨
雲壓長空勢不收,潑將濃墨染城樓。
急風颭處竹聲碎,密雨襲來荷蓋浮。
案牘頻年爲俗累,山川此地得清遊。
湖邊歌舞依然在,記否偏安醉五侯。

楚月按:雲起如墨潑,勢若傾城,風馳而雨驟,敲竹襲荷,此真寫雨好手段。然疾雷之後,忽見好月,是勝地雨停清遊之思。

訪余杭夢想小鎮
岸轉熏風逐水流,朋儕此日共清遊。
青稞照眼雲天闊,黃鳥近人苔徑幽。
豈止高賢誇故里,更邀志士上新舟。
石階巷外斜陽暮,回首青春忘去留。

楚月按:以『青稞照眼』、『黃鳥近人』等平常字眼,入非常心情,真堪再三玩味。

別杭州兼寄同學
同窗日短便離分,楊柳依依草自熏。
佳景猶能行處賞,悲歌不忍別時聞。
自知長夜言難盡,先醉芳樽意更勤。
遊罷西湖轉惆悵,燕山此去萬重雲。

楚月按:首句言情,次句寫景,總不如以景入情來得自然妥帖。尾聯雖未脫前人窠臼,但也意味深長。

欲登大雁塔,吾兒喊累,因故未能登上此塔
寶塔凌空萬樹顛,隔泉遙望思無邊。
虞淵逐日名今古,滄海揚塵幾變遷。
三輔河山春色,五陵松柏墓門前。
曲江流飲成空歎,未許登高望紫煙。

楚月按:整體渾融,大處著筆,只題目略嫌累贅。『思』字用法存疑。

母親節
天涯骨肉總相親,今至萱堂話苦辛。
執手猶堪憐體瘦,加餐更是勸兒頻。
應將歡興留于世,莫爲清愁枉卻春。
無限叮嚀恩到骨,此生難報倚門人。

楚月按:深情委婉,情到深處文自華。

赴天津招聘寄友
當時美酒醉宵分,此日交遊不見君。
春到梨花清似雪,夢回心緒亂如雲。
十年滄海事難料,一曲陽關誰忍聞。
身薄更堪風雨惡,且將詩草賦離群。

楚月按:移小謝句置此處爲評:好詩流美宛轉如彈丸,信然。

端午節前二日對雨
連綿宿雨暗沉沉,疑吊孤臣淚不禁。
自古讒波能覆國,從來忠士盡寒心。
榴花已共江山老,蒲酒難銷草木陰。
天地悠悠誰獨醒,汩羅遙望一長吟。

楚月按:端午重來,故國依舊,而靈均一去千年矣!蒼天爲之落淚,漁夫爲之放歌,試問今日江畔獨吟人,其情若何?

夜聽樹立兄演唱文昭關選段漫成一律
一曲昭關動陣雲,哀哀孤雁不堪聞。
江湖亂處翻千劫,肝膽逢時敵萬軍。
今夕橫天明月在,當年傾蓋惠風熏。
嗟余洗耳猶難省,淚濕衣衫坐夜分。

楚月按:第七句乃此一篇結轉要在。行文至此已是主客難分,律成者何寄?淚落者爲誰?演唱人?曲中人?座中人?或謂『江州司馬青衫濕』是也。

組織招聘會恰逢穀雨
佳氣蔥蔥景物新,微寒未阻客來頻。
偷閑已料成他事,許國焉能息此身。
道在江湖勞入夢,胸懷丘壑大無塵。
柔風細柳鶯啼早,不老人心穀雨春。

楚月按:首聯入筆輕快流利,運藻天成,妙手偶得。頷頸聯俱有得味處。尾聯以景語結,呼應『佳氣蔥蔥景物新』,寓情于景,得兼美之勝。

端居感懷
自憐詩筆惜蘭熏,不問行藏暫失群。
身計蹉跎空老鬢,世情涼薄更如雲。
鷺鷗終日翔濱海,椿櫟何人運斧斤。
昨夜風從天地嘯,一街花雨落紛紛。

楚月按:懷玉自知,不問行藏,若能如此,則悲從何來?憐因何起?如此,即知知音少矣。行文雖慘澹經營,亦內斂克制,感性之作,頗得詩味。

西安鐘樓
鐘樓百尺接蒼穹,千古河山入眼中。
雲海翻騰催落日,人潮洶湧舞回風。
老松欹壑春猶在,枯草燎原事已空。
凝佇晚來燈火近,長安不見舊征鴻。

楚月按:運筆有千鈞之力,卻從容自在。最喜結句,如見斯人獨立,亙古天風海雨,撲面而來。

與樹立兄大芳姐等眾詩友小聚
昨夜好風吹碧天,朋儕小聚入華筵。
揮弦聲動層樓外,斟句思飛明月前。
梅綻雖無燕樹雪,酒香猶泛剡溪船。
焉愁白髮江湖老,待得重逢興亦然。

楚月按:暢快!詩酒人生,最得意處,莫若倒履華庭,紅泥玉液初溫。

雪後有寄先生
兀坐閑庭空自悲,十年一夢鬢毛衰。
曾隨黃石觀書早,悔向猿公學劍遲。
天地沙鷗終似我,風塵麋鹿辨由誰。
可憐雲雁千山絕,難報深恩不展眉。

楚月按:知君有詩能寄,有人能解。羨君詩心誠不孤矣,何可一味言悲哉?

聞友奔波無暇感懷寄之
落紅飛盡柳陰陰,坐臥虛窗憶竹林。
雲散星河天宇闊,氣傾肝膽酒杯深。
風塵一路偏多事,草木三春祇獨吟。
直道世情欺病老,高人何處不弦琴。

楚月按:此首寫得縝密如鏽,針針相緾,句句相扣。思友之情殷切可見。

獨抱幽貞不戀春,甘將疊翠與騷人。
根滋九畹冰凝霧,香溢三分劍逼塵。
澤畔行吟殊傲骨,心中澹泊寄雲身。
琴操直瀉滄浪水,波外誰知古調眞。

楚月按:結句亦清奇,以琴爲友,卜水而居,未著蘭字,而蘭之精神盡出。

蝶戀花
夢裡悲淒醒也亂。自古紅顏,風惡香銷散。舊恨新愁誰剪斷,低眉淚下千千串。/衰草斜陽秋又半。流水韶華,鬢老煙雲淡。欲說還休成一歎,歸鴉數盡深深院。

楚月按:青青詩多厚重而有深味,然至此婉約一變。詞心初探,覺繁華再盛,終有消歇時,生命之流逝,無聲亦無痕。當直面轉瞬而逝之美,試問誰人不生惆悵。

鷓鴣天
健忘昏昏祇愛眠,醒來況復日如年。百般心事無由解,半世光陰枉自憐。/驚夢裏,笑人前,斷腸怎敵落花天。新愁舊恨難收拾,杜宇聲中墮柳棉。

楚月按:『斷腸怎敵落花天』,尤爲消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998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010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08: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签冷旧芸 于 2019-7-30 22:02 编辑

鹿鳴人物第九期-寒學


劉宏璽,網名寒學,安徽阜陽人。習詩十數載,了無長進。中華詩詞學會會員,安徽省詩詞學會會員。

初七日滬上章君寄豫園明信片至
匆忙聚散客生涯,數日歸家又別家。
春到江南真可慰,紛繁物節見梅花。
一鶴按: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當珍,當惜,當憶。

戊戌上元夜無月
隔窗懶看夜斑斕,時人憂國我身閑。
收拾心神耽睡裏,浮華世界不相關。
一鶴按:與『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不遑多讓。

臘月二十五日北歸
夢繞情懷歲又闌,行行將雨夜生寒。
驅車千里經山海,每到踟躕客不歡。
一鶴按:爲情而造文,爲文而生情。此『北歸』情見深矣。

步韻寄杜公
江南夜雨隔窗寒,間有閑愁興味闌。
吹墮風塵歎老大,偶開箋訊問平安。
舊游常念千山冷,別事重邀一葉殘。
徒羨京華樽又盡,文章如湧指間彈。
一鶴按:見雨思遠,感物動人,古今如是。有詩以寄,堪慰浮生。文質耐品,層次分明。

步韻寄尹公
世路踟躕百事慵,塵霜次第到嚴冬。
行文漫賦詩精進,習字閑居意甚濃。
山水亭臺思往事,村蔬家釀話相逢。
沉酣未必無真趣,北望浮雲隔萬重。
一鶴按:尹公我亦識,其人心境恬淡,質樸天真,其文繁華落盡,尤見真淳。此首寄意見真。

步韻自題
樓頭夕色看蒼茫,剩有歌呼學楚狂。
盛世繁華庸士子,金臺冷落老昭王。
浮塵但見浮生夢,試酒何如試沸湯。
鬢白莫悲留淺醉,十年客旅更斜陽。
一鶴按:詩厚而表逸,沉鬱中見風骨。

友人寄金駿眉
煙霞草木乃精神,遠道殷勤寄此珍。
水霧迷離生美色,山芽漫展咽餘津。
琉璃世外皆如幻,琥珀天然到底真。
一語何能傳我意,餘香繞盞濯心塵。
一鶴按:茶無絕品,至真爲上。與君細品,唇齒盈香,心亦凝香。

與杜公
詩愁酒恨累生涯,一夕秋聲徂歲華。
世路煙雲真佐恨,羈懷客夢久諮嗟。
一窗能見園中竹,數語開成錦上花。
公擅長歌難匹者,東山有約寄煙霞。
一鶴按:襟情之詠,辭寄深婉。言盡意不盡,意盡情不盡。

祖父周年祭
白頭世事一遭逢,青稼翻香不改容。
濁酒飛灰無貴達,輕煙粗葛守凡庸。
但憐坎坷教爲學,猶示艱辛每勸農。
抔土青黃留憑弔,斜陽又照晚雲蹤。
一鶴按:吟心存孝道,無言謝親恩,其情可動天地。

家鄉端午不食粽,早晨食糖三角,鹹雞鴨蛋。粽多爲集市小食,亦有小販叫賣村莊。剝開粽葉,蘸白糖,至今猶愛。近數年端午居江南,久不食
風落窗臺日轉簷,流年景物倍愁添。
攜兒市集嘗梅熟,顧我家山憶粽甜。
未慣人情參草木,難辭供奉僅油鹽。
想來佳節殷勤事,詩酒茫然兩不兼。
一鶴按:詩有別才,非關學也,感之所至,意有生焉。每逢佳節倍思親,客中憶起雖家山往日種種,雖尋常一物,亦倍覺珍。


四月二十一日與老大約杭城
物色繁華俱可憐,長街車馬共流連。
城頭風墮微微雨,雲下樓侵淡淡天。
對酒眼青非早歲,同君鬢白迫中年。
所持一念臨歧語,猶剩愚頑不可宣。
一鶴按:所謂大家之作,感物遣懷,實出真實自然,絕無嬌柔妝束之態。

杭州別後寄樓茜
十年塵世枉營營,一棹西湖久慕名。
詠歎何知愁得解,絲弦偶聽見分明。
想花開後春都負,看月圓時遣未成。
細雨濛濛斷橋傘,江南風物已傾城。
一鶴按:文質附乎性情,情者文之經,辭者理之緯。得詩之本源也。

杜公爲其先考妣盤山合厝,以詩遙寄,用尹公韻
成詩寄北禮和南,人事蒼茫物未堪。
拱木依山穿石徑,空花宿草傍雲龕。
寸心如芷歌成慟,明德惟馨世受參。
星斗凝華遙夜語,庭階寶樹正宜男。

不見陶唐陌上碑,一杯秫酒致人思。
青山氣度頻相見,白首功名猶未遲。
郡望追源山水性,尊卑難到菊松姿。
聖朝孝義天人合,且對山花進滿卮。

松不凋殘井不波,孤雲萬里靜天河。
玄冥傷逝清明近,青帝扶搖桃李多。
歎我浮生勞底事,爲公至道遂成歌。
津沽千劫前經歷,一隙白駒不易磨。
一鶴按:思同詩聲以慰藉,道以心聲以追念,情洞悲苦,爲之動容。

祭胡不夷,其人擅詩,因故數次邀飲未得,病卒於杭城。
能詩不過遣余哀,花雨難看客裏開。
招引東坡興未盡,同游蘇小忘歸來。
巴山浙水疲奔命,鬢髮衣衫逐染埃。
萬丈繁華藏寂寞,匆匆蟲蟻附何哉。
一鶴按:人生爲詩、爲友,尚潔而不取悅繁華。詩緣,情緣一念間,短暫即永恆。

過嘉紹大橋,橋北起嘉興海甯,南接紹興上虞,長二十多里
霜風海氣迫新年,檢點行囊付斡旋。
索塔連霄光冷照,城隅隔水境隨遷。
功名難得前途失,米粟無憂此事全。
故老聞歸言可慰,車輪輾轉待團圓。
一鶴按:人至中年,感同身受。尾聯之味耐咀嚼,回味不盡。

減字木蘭花·寄小橋生日時值春分
巴渝作客,別樣煙塵迷巷陌。無限重樓,水水山山宛在眸。/春風遇見,衣袖芳華如雪亂。影淡雲微,此日良辰節序催。
一鶴按:『春風遇見』尤妙,美好時光催人催己,所寄見深。

減字木蘭花·寄樓茜
桃新李換,點檢年光春破半。諸事尋常,記起琵琶韻繞梁。/話闌愁破,遙夜清輝誰獨坐。一念天涯,一念江南夢落花。
一鶴按:搖筆散珠,也見真知。結拍無限遐思。

減字木蘭花·鷇庵寄我紫砂壺
城隅昏曉,聽得秋聲蟬不擾。處暑新涼,勞此庸人眼底忙。/泥胎火煉,亦合冥頑真變幻。甌淺香勻,閑坐炊茶待洗塵。
一鶴按:浮世喧囂,有友寄紫砂壺來,偷得浮生一盞香,足以慰風塵矣。

清平樂·次韻贈綠蘿結高林
時光凝望,誰系鈴聲響。誰看流螢飛兩兩,街角月華初上。/玲瓏心思千千,清風蕩起漪漣。吹到窗前枕側,憐香抱夢成眠。
一鶴按:觀其妙處,玲瓏精巧。毫無矯揉造作。詞味甚濃,讓人愛不釋手。

鷓鴣天·寄竹子
別去秋聲漸逝波,看花寥落意如何。偶然殘酒無佳會,久矣飄蓬少浩歌。/風似浪,夜成河。塵間我汝幻南柯。舊遊都作雲消散,文字懷人惜不多。
一鶴按: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有我之境,以人觀物。古今詞者各有其華。此詞見詩味。

定風波·極樂凈土
蝴蝶春風拂面新,輕盈踩起韻精神。裙角飛翻花可狀,綻放,嬌然顔色已銷魂。/舞步蹁躚歌獨唱,迴響,許多情態誤癡人。一片白雲心欲往,想像,癲狂夢裏逐纖塵。
一鶴按:語調清新婉轉,筆觸紅塵與淨土之間,不思量,難思量。

水調歌頭·戊戌中秋母壽
世事慣歧路,今昨是耶非。江南淮上明月,清影向人依。憔悴年來風雨,縹緲花間樓閣,望極客心違。忽有孤雲起,想趁醉時歸。/妻攜手,兒能誦,陋誰知。家山何在,煙樹次第不須追。到此無關名利,於我真堪情重,何忍鬢邊催。經世皆無用,故里一年回。
一鶴按:天下之愛,惟母愛最無暇,尊慈壽辰,當歌當詠,更應多陪伴。『到此無關名利,於我真堪情重,何忍鬢邊催。』讀此深有感觸。

水調歌頭·秋分前一日與尹公約賦此調,時江南塞北氣候相異
赤膊見長袖,千里氣相殊。遙思去歲遊冶,山月隔江湖。記得東山蒼翠,百代新篇古意,天地逐征途。何物令公喜,家釀與園蔬。/濠梁魚,蝴蝶夢,更誰如。二三子者,琢磨長句費工夫。幾度煙波曾問,一笑前塵經過,收拾守蝸廬。望戒深宵飲,墨點兩行書。
一鶴按:情與氣諧,詞同意並,文者情動而辭發。餐飯茶酒無論高低,當看誰與同飲同歌也!

滿江紅·前韻遲賀方丈七十壽辰
嶺表如何,思量是,酒材詩料。還記起、秋聲閑飲,臨江談笑。彈劍生涯征路急,看山風味吟懷悄。任匆匆,花色幻煙塵,翻新調。/王子猷,戴安道。公康健,吾非少。想蓬萊圖畫,清波扶櫂。雲月留助情益盛,文章須信誠相照。祝仙翁,壽可比莊椿,訪芝草。
一鶴按:遣詞造句甚爲得體。見諸多賀詞章句,窮極虛浮,然,不若自然流露之情也。

桂枝香·與妻觀潮
天遙海闊。算幾載潮來,鷗羽重疊。一望東溟浩蕩,晴風堆雪。奔雷萬騎蒼茫裏,見參差,浪頭生滅。樓高雲壓,橋橫山隱,幾番潮沒。/笑鬢裏,華年難說。歎南北飄搖,盟約虛設。對坐煙霞,莫負塵緣成結。孤帆點墨乾坤大,待秋聲吹晚幽咽。蛩鳴漸漸,歸來攜手,一襲明月。
一鶴按:上闋觀潮,下闋觀心。兩心相守共潮聲,好手段也。

水龍吟·稼軒韻
上虞東山,謝安隱居之地,又名謝安山。水陸皆通。有謝安墓,太傅祠。尹公來浙,乃與之遊。山少人行,鳥鳴杳然。有沈鵬題『東山再起』
澹然長嘯東山,登臨一望青蔥際。林泉久住,湖山高臥,風吹雲髻。隱以爲名,窈然稱勝,文章餘子。問功名棋局,清談江左,興衰恨,蒼生意。/濁酒無須珍鱠。但傾杯,詩心合未。書留姓字,雅人清趣,憑欄佳氣。歌詠千年,沉浮百代,流光如此。到如今,我與公來憑弔,笑新亭淚。
一鶴按:鋪陳,鋪敘皆擅。甚喜兩節尾拍之味。『濁酒無須珍鱠。但傾杯,詩心合未』道出深許感慨。

水龍吟
丁酉秋,有客北來,乃同遊東山,謁謝安墓。時八月十四日,明日中秋
管愁管恨何如,尋常秋色望無際。西風撫鏡,但開眉眼,靑屛峰髻。今古人人,惜無名姓,誰堪君子。正神遊漫詠,湖山態度,數叢竹,幽深意。/饒柱弦歌如膾。問相逢,十年知未。煙霞迷徑,枝頭搖落,澄然清氣。不約山靈,不邀鷗鷺,冀人來此。有壺觴未飲,且憑陳跡,悵興衰淚。
一鶴按:『管愁管恨何如』,以秋起興,起得新奇。登臨懷古之作,多以古人之酒杯,澆自已之塊壘,此文亦然,所喜者,乃作者行文,情景相生,真情鬱勃,如見秋風起處,山水流動,滿紙清音,氣韻暢達,境味幽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鹿鸣诗社  

GMT+8, 2019-8-22 17:19 , Processed in 0.16879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