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4|回复: 3

鹿鸣人物谱(三)知止堂霞暖烟山五陵少年浪中行吟可人儿

[复制链接]

76

主题

201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183
发表于 2019-8-20 11: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鹿鸣人物谱(三)知止堂霞暖烟山五陵少年浪中行吟可人儿

第十一期:知止堂
第十二期:霞暖烟山
第十三期:五陵少年
第十四期:浪中行吟
第十五期:可人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

主题

201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183
 楼主| 发表于 2019-8-20 11: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鹿鳴人物第十一期  楊宗義

楊宗義,號知止堂,湖南寧鄉人,醫務工作者。愛好詩詞楹聯,現爲長沙市楹聯家協會副主席,鹿鳴詩社、寧鄉芙蓉詩社成員。


二月十四夜對月
預知明日雨,今夜月先圓。
許我窺天意,凴窗惜此緣。
花枝清不露,竹葉靜無邊。
孤署春愁漫,歸心又幾年。

煙山按:知雨欲來,倍惜當下之暫晴,花好月圓,歸期難卜,愁思愈濃,是以樂景襯哀情,而倍其哀也。

城墻大山無名谷
天水下丹壑,春風圍翠屛。
人來麋鹿隱,櫻落杜鵑醒。
煙靄定非定,芷蘭名未名。
少停還復去,衹道不曾經。

煙山按:抱水環翠,花自開落,鳥自眠醒,煙靄迷離,幽谷清極,何忍打擾,故來而復還只道未來,見其敬畏愛惜之情。前六句一句一景,尾聯總而收之,結構得法。

東山梅王寨
古寨飛檐外,東山第一峰。
草靑馬何在,花白鳥從容。
落澗自傳響,高風無去蹤。
梅王昔凝望,壁上二三松。

煙山按:行文從容,於眼前所見之景中隱見歷史風雲,含而不發,耐人品味。

植竹
倚墻孤石靜,植竹數莖稀。
瘦骨風來野,新根土入圍。
微能添雨興,萬莫想雲衣。
秋夜畱蛩住,論吾卌載非。

煙山按:孤石瘦竹符合傳統審美品味,本詩寫竹頗得神韻,頸聯更富情味,尾句神來之筆,竹也我也融爲一體。

春次黔陽見吾鄉先賢黃本驥陳梅僊夫婦遺刻本驥嘗爲前清黔陽教諭
化俗文翁去,遺碑在古津。
雲山三楚舊,衣服五溪新。
坐釣求朱鯉,行估待善人。
江樓渾不語,詩客詠來頻。

煙山按:整首渾然,有古意,尾聯耐品。頷聯能化老杜句意。

伐笋
過雨山泥破,新風味道殊。
刨鋤今日下,伐事後來無。
林立諸君子,休嗔一俗夫。
胡爲荒野種,眞可拂雲乎。

煙山按:不待拂雲只貪味殊,欲人無嗔,可乎!自得其趣也。

題抗戰寧鄉戰役陣亡將士紀念塔
劫後潙川在,百年冬復春。
落花堆石砌,壯士委松塵。
日照天心暖,碑銘熱血眞。
休嗟無姓字,憑弔有來人。

煙山按:意也拳拳,情也真真,烈士高風,長勵後人。落花壯士,『無姓字』『有來人』,相映得宜。

野老
野老挂鋤罷,清陰趁小眠。
書封神禹穴,夢入聖堯天。
靈木自千歲,風潮忘百年。
醒看滿園韭,一翦一新鮮。

煙山按:一二聯刻畫逼真,野老形象如在眼前。三聯拓開,意境推遠。尾聯見安足之樂。全詩得恬淡自在之味。首聯出句拗,然於首句拗可不救,『仄仄仄平仄』句式於他聯則爲拗句,須救之。

己亥雜詩十二首選八
其一
春雨濕窗幕,晚風吹不乾。
相聞車過市,對坐案頭蘭。
奔走浮生憶,雪鴻隨處看。
小城許栖息,暫莫賦艱難。

煙山按:生涯不定,得棲息地,亦可暫安也。頷聯有『心遠地自偏』之境,頸聯銜接不密實,既用比,則『奔走』不確,頷聯『相聞車過市』已具奔走之意,莫若用『鳥倦』對『鴻歸』,方與尾聯意境相合。

其二
春草無聲息,謝公吟旣過。
清池任雲幻,白日照花多。
鎮靜潛龍鱉,喧囂動鴨鵝。
弄晴猶不定,野客意如何。

煙山按:造化有常,常中有變,或動或靜,互爲消長。外境作用於人心,故人心亦有所躁動。詩中應別有寄托。

其三
世事閑中遁,故人相見稀。
不勞宣室問,卻賦子虛歸。
止雨竹方靜,無風花自飛。
倚窗成小夢,漫撥楚雲圍。

煙山按:歸去來兮,自有陶公之樂也。竹靜花飛,悠然之境,倚窗小夢,悠然之情,相得益彰。

其六
今日復明日,朝暉又夕暉。
疏慵人易老,孤拙事多違。
芳草半侵路,綠荷新拂衣。
江南水風裏,猶得憶輕肥。

煙山按:時光易逝,世事多艱,芳草綠荷中回首往事,些許得意亦些許惆悵,承轉合宜,結構渾然。

其七
坐知鮮韭熟,起看早荷開。
置耳煙塵裏,聽風左右來。
雲高畱鳥迹,溪遠有龍胚。
吾道窮非獨,天恩養不才。

煙山按:感不遇也,但無頹喪之感,而能樂於田園,堅持信念,尤爲難得。

其八
中夜不欲睡,北窗閑處開。
聲聞車轆過,影見月光回。
外物有何擾,孤沉無自哀。
清樽故人歇,遙寄好風來。

煙山按:靜夜獨坐,安閑自足,有故人相與,更可慰懷。

其十
東來一江碧,西望萬松閑。
何處有芳草,夕陽停故山。
思空雲水外,行倦路塵間。
莫近垂楊柳,無風送客還。

煙山按:歸鄉路遙,可望而不可即,故引鄉愁。尾聯二句尤佳。

其十二
藥裹封塵久,書籤任所之。
本爲隨意客,歸屬灌園時。
湖海雖無份,消磨尙有詩。
衹堪明鏡裏,霜雪不能辭。

煙山按:退處一山,以詩消日,亦得自在,何況『本爲隨意客』,適志也。尾聯中『祇堪』,或可更爲『何堪』更貼切。

暮春三首
(一)
杜鵑紅滿山,疊錦無重數。
夜爲仙露滋,朝被雲霞哺。
鵷鸞自空來,百鳥不相顧。
野客亦繁多,熙攘山中路。
誰知滴血心,寧爲避世故。
賢者若有情,休教買山住。

煙山按:憐避世者無安身之所也。以杜鵑起興,以鵷鸞作比,以賦寫事,皆得宜。

(二)
水中堆落花,漂萍爲相守。
風來向南遊,風去復北走。
南來憶少陵,夜醉長沙酒。
北望思子瞻,識盡灘前叟。
落花與漂萍,相惜日何有。
朝朝有別離,無言江岸柳。

煙山按:以落花漂萍自比,以子瞻少陵自況,嘆生涯不定,聚少離多。句意綿密,結構緊湊。

(三)
春睡掩山扉,聞牛臥慵唱。
犂耕久廢弛,筋力亦疏放。
起看時物移,耽睡恐成恙。
花紅四野消,草靑轉波漾。
草氣足清芬,遊蝶故相訪。
畱連去復來,撲翼隨所向。
也應入蝶群,田園實清曠。
不詠亦不歸,浴乎靑草上。

煙山按:時物變更,牛亦慵閑,何況人乎!田園清美,悠閑自在,比古人田園之樂更勝矣。也可見詩者恬淡之情懷。

暮春溯天龍峽
暖日澗不知,凉飆下深碧。
行行撥莽榛,仄徑不盈尺。
櫻靑自搖風,藨紅偶堪摘。
谷口忽雷鳴,龍涎唾飛白。
亙古跳躍泉,長定無棱石。
緣溪山愈深,蛇蟲偶行迹。
何時曾瀉崩,壞道斷山腋。
更乃歷雪冰,折木遺絶壁。
亦作猿猱攀,高處倚松柏。
楚雲自去來,長鴻爲振翮。
列笏峰不言,萬年立精魄。
我非避世人,豈分戀山澤。
龐公隱不還,鹿門共朝夕。
何異在人途,匆匆爲過客。

煙山按:峽深谷幽,層層渲染,鋪敘生動。古詩云『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入世也好避世也罷,皆不過百年,有何異哉,此乃作者獨見。

入蓮花六合古寺
曉入蓮花臺,山寺倚壁峭。
雜花迷細風,繁樹動碎照。
栖鳥在古檐,起能歌古調。
俗客聞茫然,那知迦葉笑。
神機佛不言,人事豈預料。
片葉落階除,衲衣歸雲嶠。
僧雲勿埽心,畱塵亦微妙。
衹此澄潭邊,絶勝受優詔。

煙山按:不止有禪意,亦深有道心。古寺絕俗,知者自知,不知者也順其自便。於此澄境,何戀功名,超脫也。

鄜州羌村訪少陵故居
行行日腳西,去去山雲低。
緣溪入復入,巖苔侵舊題。
羌村黃粱熟,得食走荒雞。
路轉寒窑外,長草與膝齊。
無人問遠客,野老自相攜。
焉知千年後,壞壁賸誰栖。
八方送秋籟,惟幸無鼓鼙。
畱照梨樹下,足沾聖人泥。

煙山按:詩聖故居,竟如此荒涼,後世詩人,於心何安。所幸者,今者太平,足慰詩聖飽受戰患苦難之心。結二句見作者景仰之情。

拈韻得是字呈靜怡先生兼賀《三湘聯壇點將錄》付梓
屈指吾鄉人,世儒能有幾。
瘦生骨益清,況乃混沌裏。
浩劫爲牛鬼,遠逐西南水。
拂袖拒登壇,正氣何能已。
點將復築壇,文心孰如是。
吾師瘦生歌,蓋知先生以。
吾欲效瘦生,飄轉不由己。
明月照當頭,高山惟仰止。

煙山按:地方文風衰弱,今有賢者登壇點將,振頹培文,其志如高山其心如明月,詩人欲從之而不得,贊嘆及無奈之情溢於言表。全詩溯源求今,一脈相承,情感真摯動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6

主题

201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183
 楼主| 发表于 2019-8-26 22: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鹿鳴人物第十二期  陳映琳

陳映琳,網名霞暖煙山、小山,齋號栩栩堂,海濱鄒魯人氏。習詩詞十余載,薄有篇什。亦好書法,筆墨自娛。

過廈大觀近現代學人作品展得句
風雲意氣眞如昨,跌宕情懷與歲長。
仰止高山迷所在,蠻箋舊墨賞流光。
楚月按:長揖清芬者,衣帶漸生香。

題白梅圖
漢宮妝自好,風韻足平生。
林下分蟾影,瑤台伴玉笙。
幽尋誰踏雪,抱素未聞鶯。
眼底空塵色,千秋自有名。
楚月按:梅之色,有骨紅、宮粉,然總不若玉碟、綠萼。作者賞心未能拘於方寸之間者,如踏雪可尋,揮弦應歌,皆是素心人別有懷抱也。

夜不能眠,掌燈出望,見遠處一燈明滅,乃作
明明花一朵,照徹五更愁。
移影下涼榻,搖光上北樓。
四陲星競秀,中宇月生柔。
遙望蒼茫裡,誰人共對秋。

楚月按:自深夜無眠到登樓遣懷,星明月暗,物境心境兩合。時空之轉換,遣愁非但未得,反而徒增無邊無際、蒼茫不盡之感。尾聯一轉:忽見孤燈彼岸,與''我''默然遙相而對,則知此恨有人省矣。
春雲出岫
舒卷離丘壑,層層掩海波。
連空驅萬象,吹浪到無何。
雁去知難渡,仙來或可過。
藏蛟風欲動,飄縷意婆娑。

楚月按:春雲如夢,浪跡天涯,不可尋也。詩人之興,卻能馭鯨乘浪,俯仰沉浮俱隨之矣。

讀玉溪生詠月次韻擬作
盈虛如有意,動止惹人憐。
花徑常隨我,煙梢欲別天。
因秋光朗徹,入樹影團圓。
長照無眠夜,相思到硯前。

楚月按:詩心如月,夜夜消磨,素光其色,綺思成文。所謂物我兩忘者,渾然若是。

鹿鳴十一周年慶步潘泓老師韻
吟步宜高占,參差和鹿鳴。
詩肩雖見瘦,風骨自非輕。
掛劍隨雲夢,傾尊醉海鯨。
雞林留一幟,十載道功成。

楚月按:''掛劍隨雲夢,傾尊醉海鯨'',出塵之想,此仙語也。

無題
雨幕遮芳樹,翠衣藏絳珠。
閑窗新試墨,春茗未開壺。
思逸飄吳帶,毫輕點荔圖。
玉盤妃子笑,與客說三蘇。

楚月按:''翠衣藏絳珠'',上接''芳樹'',真傳神之語。坡公句曰''日啖荔枝三百顆'',引以美事。況是香茗煮雨,閑窗一樹,對之心摹手追者。臨卷展讀,方覺詩中有畫,清雅如許。

老茶壺
宜盛春水碧,合煮一壺秋。
歲老華光隱,漬深顏色柔。
茶煙生碗底,清韻上眉頭。
莫問今年事,閑來話舊遊。

楚月按:''宜盛春水碧,合煮一壺秋'',律之味道盡出。老壺如是,老友亦如是。

過石室禪院
玳瑁山光翠,夕暉台閣明。
水流花徑曲,風過竹煙清。
尋藥堪消病,問禪須棄名。
琉璃心似鑒,妙法在深情。

楚月按:詩與禪同,皆深悟而有所得。能入境者,無它,一往情深而已。

老屋
依街傍路小騎樓,庭院深深鎖夢柔。
榴暖桑青微雨後,雞啼鴿舞矮牆頭。
棋枰久寂聲無響,茗碗常溫友與酬。
萱室倚閭憐白髮,相陪午後話悠悠。

楚月按:詩以母親之蒼顏白髮作結,與老屋相為映襯。令人讀此心有戚戚焉。

夏日午後雨至
半日晴來半日暝,忽然淅瀝草煙腥。
珠簾漫鎖千山霧,龍影潛傳萬里霆。
吟坐好同蕉葉看,翻經閑共竹聲聽。
由來風雨能消歇,霽後南山分外青。

楚月按:雅士聽雨,獨守一室,風流自得。雖千山萬里,更不礙詩思遨遊無際。待雨轉微時,肥蕉瘦竹,擷來紙上,摹形擬聲,俱備傳神。

步潘泓老師韻題潘師潘嫂橋頭小照幷祝潘嫂華辰
橋頭小景可人懷,連理花開韻味佳。
風雨相攜同素傘,煙波共渡賴靑鞋。
隔塵因有書香在,擁夢何妨歲月埋。
白首悠悠琴瑟好,泥爐煮酒慢添柴。

楚月按:允我一問:須修百年,亦或千年,才能共這風雨橋頭上的煙波素傘?

讀俊儒詩有感步其韻
鳳凰花影已蕭疏,壺裡光陰不在滁。
魚硯光凝窗外翠,冰心夢入枕中書。
一裁雲水吟難盡,幾誤功名俗漸除。
嵇鶴堪隨歸白社,荷衣浣月尚如初。

楚月按:''魚硯光凝窗外翠,冰心夢入枕中書'',句式流動、渾脫。至於荷衣而浣月,非綽約仙子絕不可為,壺裡光陰,斯人可遇,我欲往之。

趣味測性格得栩字再步俊儒韻
栩栩醒來蝶夢疏,清尊在手想環滁。
醉翁自有歸林樂,蘇子爭無種樹書。
入道情懷應永在,從儒心境忍相除。
行藏用舍皆非我,一語何能點破初。

楚月按:出儒入道,取捨行藏,皆在一''想''之間。

感春步潘泓老師韻
橫經覓句欲忘春,恍惚深窗燕語頻。
人向花田尋好景,我從魚硯寄閑身。
息游世路方知窄,漸老光陰倍覺珍。
夢想還隨白鷗舞,秋容自與管簫親。

楚月按:步韻之制,頗見心性。頷聯尤妙。

喜遷鶯·擬寄(步鶴師韻)
瓊屑積,柳枯寒。鶯燕尙深眠,北鄉風物可相安,追夢待春關。/城闕老,胥夢杳,野陌尙無新草。錦書難托夕陽殘,愁看墨痕幹。

楚月按:''野陌尚無新草'',可知天涯路遠,斯人未歸。此所以擬寄而最終難托之故。小令脈胳清晰,情景交融,惟兩處有夢,似略顯重複。

望江東·五四百年感懷
民弱何由說公理,苦永夜,窮途淚。欺城黯霧裂山水,夢欲破,傷花墜。/潮生浪卷風雲起,聽怒嘯,煙塵洗。人間幾換百年矣,驀回首,長安翠。

楚月按:此處短歌亦可當哭。

靑玉案·春燈
節氛已共流花散,夜風裡,飄霞盞。近郭樓臺笙鼓遠。梅花數點,閑棋留半,嫋嫋檀煙暖。/悠然不覺年華晚,試把纖毫玉池展。顧影橫斜猶繾綣。冰蟾悄落,芳詞題遍,心有蓮花綻。

楚月按:筆下無纖塵,文字必清奇。寫春燈,以霞盞狀之。寫梅花,以閑棋襯之。寫冰心,以蓮花喻之。此皆脫俗之物,盡在冰雪之思。

臨江仙·錄龔自珍水仙花賦得句
不羨寒梅枝獨好,清芳壓倒酴蘼。玄冰為骨玉為肌。素華搖水殿,風度自成奇。/天賜佳辰春占早,幾回爭得新詩。幽姸容易惹相思。佩環虛著影,一夢久難辭。

楚月按:''素華搖水殿,風度自成奇'',宛如彩鳳離群,彈丸脫手,一闋天成。

水調歌頭·鷹
危岫聳雲立,高處是吾家。銀濤遼望,踏雲依日采煙霞。側目長風在耳,張翅蛇狐藏跡,平野影孤斜。千里獵巡處,天地見清嘉。/素霜重,邊草白,隱胡笳。振風又起,飄舉雲外縱仙槎。堪笑蜩鳩燕雀,不解高情如許,長短恣喧嘩。一點雲間去,渺渺遠平沙。

楚月按:真壯詞也,風流猶拍古人肩。

水調歌頭·秋雁南徙圖步鶴師韻
空碧無塵處,雁字寫清秋。浩然風卷千里,搖盪古今愁。聚散從來難料,奔徙年年歲歲,客裡遠靑丘。滄海雖能越,堪作一生遊?/渺雲蹤,天水際,思難休。層巒遮斷斜日,白浪簸帆舟。莫說春來秋去,怕見霜欺兩鬢,舊景豈長留。夢落衡山笛,隱約紫煙浮。

楚月按:''聚散從來難料,奔徙年年歲歲,客裡遠靑丘'',勞雁如此,我亦閔然。

鳳凰臺上憶吹簫·天龍八部之王語嫣
深坐顰眉,擘燈翻簡,夜闌相對梅花。算七分才氣,一襲煙霞。空自柔腸百轉,輸與那、夙夢長賒。輕歎處,偏誰醉了,執戀天涯。/堪嗟。聽香水榭,揮指戲群英,四海爭誇。恰比干心竅,冰玉無瑕。堪悟深情幾許,盟枯井、託付芳華。從今後,為絲在履,並轡雲沙。

楚月按:如琢如磨,王語嫣形神畢肖,躍然紙上。

驀山溪·過溪山府第
溪山雲墅,曾是賢人住。寒竹倚風松,看晴光、繽紛翠樹。躍龍橋隱,丹灶石猶平,霞漫煮。堪涉趣,擬作閒居賦。/拍門入座,簷上黃鶯語。琴曲繞幽屛,訴殷勤,相迎朋故。品茶飛翰,共憶少年游,鷗夢在,鶴吟頻,莫道花將暮。

楚月按:客夢未曾覺,人間已爛柯。

驀山溪·秋事步鶴師韻
前番秋事,皆付蠻箋裡。漸慣瑣窗閑,雨或晴、無關心意。偶然過雁,雲影去匆匆,聲止止。牽思起,搖動心波碎。/情難由我,空把行藏計。舊夢更無痕,任飄零、蒼梧煙水。一汀霞錦,誰個倚危欄,籬菊冷,鄰笛淚,商曲邀風醉。

楚月按:上闋多賦筆,下闋多景語。道是“何景不生情”?

桂枝香·賞月中桂
涼雲璧月。照琪樹扶疏,煙籠花葉。天上人間似共,鳳螭棲節。深燈微燭清陰裡,見嫦娥、袖裙搖雪。玉台涵影,瓊杯輕灔,硯琴初設。/念如此清姸素潔。歎斤斧無情,無休摧折。擬泛仙槎追夢,黯雲愁絶。天風散翠飛花處,惜當時、一輪無缺。綺懷幽愫,流星堪寄,露階涼澈。

楚月按:煙山詞絕無浮藻,多孤心逐夢,蒼涼沉古。此闕步鶴師韻,婉約、清麗是其本色,然多天上語,更不失其浪漫。經年之寄託,如空山寂曆,在月在花,痕跡仍存。雖''無休摧折'',言志言情,未嘗一日可言廢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6

主题

201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183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08: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鹿鳴人物第十三期   赵忠亮

个人简历
赵忠亮,网名浪中行吟、听涛,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鹿鸣诗社社员、山东省诗词学会会员、潍坊市诗词学会理事、昌邑市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文山诗词》主编。作品散见于《中华诗词》、《诗刊》等省级以上刊物。

故乡春酌
十年飘转海生涯,日日风波帆影斜。
应喜今春逢故燕,衔杯不再叹无花。

俊儒按:“故乡春酌”四字于转结二句尽出,感慨无穷。“不再叹无花”,似是欣喜,却又无限沧桑。“帆影斜”似凑韵。


风流舞尽玉门春,看遍尘间忙碌人。
多少青枝随客梦,衰荣未醒百年身。

俊儒按:整首诗意,似是托柳道出人生于世之碌碌,“多少青枝随客梦”,往往是一场空而已。“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年少时明白这一点。然用意似过于萧索,且四句之间架似略微松散,故其命意虽在,不能一气灌注使读者醍醐灌顶。

春日离乡
闲身又可避花风,幸免乡园伤落红。
惟憾难闻梁燕语,好春十载不相逢。

俊儒按:与第一首春酌参读,离合悲欢,令人扼腕。整首七绝风格流转,然“惟憾难闻梁燕语”造语似过硬。

故地
街老依然见画楼,谁人知晓故人游。
十年离恨当时约,月里姮娥应白头。

俊儒按:似是一段伤情往事。多缘刺史无坚约,岂视萧郎作路人!惜哉。

客舟行
殊乡岸柳舞残秋,北塞风云染客头。
鸥鸟群居眠港里,豪情不逐远行舟。

俊儒按:前二句渲染极好,客意二字分明在目。“眠港里”之眠字如此用似太硬,且“居”字与眠并举,似浪费。近体一字千金。如改为“鸥鸟群眠深港里”之属,或稍好一些。


酷夏高枝隐,修行历劫磨。清心甘受露,寒梦苦无窠。
未识炎凉世,仍吟起伏歌。时人休寄恨,尘噪岂伊多。

俊儒按:全篇就蝉道出“修行”二字,不必顾他人之冷眼。似寄托。一气呵成,咏物佳作。但不知“未识炎凉世”何故?

除夕
园径添香意,欢禽弱柳回。已无寒瓦雪,时睹故窗梅。
一岁春双至,千杯芳更催。旧年欣坐守,醉酒怨诗媒。

俊儒按:新春之意盎然。“已无寒瓦雪,时睹故窗梅”,更兼逸致,比诸“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何如?

海上晴日
骑云辞旧岁,踏海逐仙尘。日近山光暖,波清鸥鹭亲。
已望蓬岛岸,欲醉武陵春。桃杏江乡艳,浓香想未真。

俊儒按:前三联全写海上晴日,尾联一笔转回故乡,有千钧之力。再思前数首绝句,乡思甚浓,真可谓“痴子”也。

旅思
故乡消息少,江海酿离悲。荒岸犹栖倦,高城更望时。
波清云隔久,荷碧梦归迟。辜负村头月,风华谁与期。

俊儒按:与上首同意,然笔法变化,“荒岸犹栖倦,高城更望时”从眼前入,实笔,“波清云隔久,荷碧梦归迟”又是虚笔,然终不离“旅思”二字,尾联落回家乡,跌宕有致。

丙申闽南除夕望故园
旧岁犹牵梦,熏风已在堂。灯摇客衣暖,花泼静斋香。
春律随云动,归心共燕翔。窗梅如有待,莫入寿阳妆。

俊儒按:亦是乡思。尾联翻典出新,可观。

晚春海上
未愁春即尽,已惯岁无华。重别园篱梦,来居江海家。
岸如前世友,浪送一舟花。夕日犹怜客,飞红饰鬓霞。

俊儒按:用笔轻灵有致,读来淡泊。“岸如前世友”虽对仗未工,然取意新奇。

夕雨
晚来微雨送凉轻,藤叶尘灰一洗明。坐看园篱添旧艳,遥闻过鸟悦时声。
养心自可归禅定,追梦何须更远行。已惯扶杯生俗态,清狂莫笑野人情。

俊儒按:夕雨写杂感,“已惯扶杯生俗态,清狂莫笑野人情”最有致。“坐看园篱添旧艳,遥闻过鸟悦时声”,此非七律作法,当属五律。试去“坐看”、“遥闻”四字,则为五律佳句也。


儿童节寄
一笑而过又一年,繁霜堆到发之巅。情怡金屋春风梦,心惑藤床此世缘。
半百沧桑千折路,平生懵懂两寒肩。儿时顽劣谁能复,堪叹重逢说圣贤。

俊儒按:首联起意好,“繁霜堆到发之巅”,散文句法,用于此处正宜,沧桑以轻笔道出,最见风度。“半百”对“平生”,当是当句对法,此处不易明见耳。“堪叹重逢说圣贤”不明何意。

己亥夏至
日弄酷炎叹梦短,书翻高枕厌文长。贪蛙歌压心头热,待月晖生世外凉。
喜有村蔬清胜玉,暂停客鬓白称霜。醪杯犹可无眠伴,一醉何如羲上皇。

俊儒按:七律首句不入韵,则对仗起,此亦是一正法。“待月晖生世外凉”,好句。然贪蛙与之相对便弱。尾联陈套。


五四百年感寄
欲开枷锁自由张,浴火真如茧剥伤。一季春华归永远,百年史册记苍凉。
风微焉断晴天梦,国弱犹愚不醒肠。常忆清纯融热血,精神力挽世沦亡。

俊儒按:“一季春华归永远,百年史册记苍凉”,如此便不老干矣。

立秋日
故燕仍寻小径幽,西风不向竹林谋。天悬烈日炎频布,蝉卧高枝恨未休。
湖海应无南逐雁,江村自老北望眸。午眠忽忆披襟事,默笑时情空置秋。

俊儒按:中二联俱佳,“蝉卧高枝恨未休”,沉郁,湖海联极具诗气。然尾联似气力不继,“默笑”过弱。

初秋出海
长风不借何宣志,故土新离即逐舟。倚杖披襟叹浪浅,看鸥堆岸识云羞。
诗多追忆沾霜句,梦独思寻过雁楼。节序换新炎未褪,江天应愧客来谋。

俊儒按:“何宣志”,如此表达较弱。“故土新离”亦同,非诗语也。比之海上诸五律,未得七律之作法也。

寄情
眸似清潭明更新,犹怜巧笑动芳春。香风醉客开仙盏,赤日摇波映玉津。
重入云涯探洞府,回看泉涌舞龙鳞。巫山一梦能醒未,自信前生是楚人。

俊儒按:全用游仙之笔法写情,以巫山典故作结,便能落到实处。

舟中感事
岸隔浮云望不成,乡风空在梦中生。欣能涤绿波前酒,更为吹澄世外名。
客久盟鸥同与懒,春深浪路叹难平。晨光犹带秋霜气,蹈海尘衣未敢轻。

俊儒按:“欣能涤绿波前酒,更为吹澄世外名”,海风如此咏,便绝佳。

丁酉元夕
去年灯火沧州岸,今岁无灯渤海川。佳节好春犹客走,昊空明月为谁悬?
浪中煮酒伤花老,风里哦诗逗梦妍。园径梅香知妄忆,何如一醉舞婵娟。

俊儒按:“犹客走”,为对仗而对也。不可取。此首文采较平。

江乡迎春
更作乡间散淡人,腊梅催盏共迎春。江湖罢逐盟鸥迹,篱径相寻故燕尘。
已忘容颜波岸老,初怜诗赋瓦沟亲。东风欲上西园竹,醉语经宵听比邻。

俊儒按:此首诗气通畅,自开篇“更作乡间散淡人”一贯直下,到江湖转蓬,终归三径田亩,自述生平。确为实笔。颈又入虚,故能言志,尾联收归眼前之境。法度谨严,且意在言外,故能引人回味。

春节至南方女儿家
心同远雁共驱驰,细雨江南梦正痴。山野浮烟过鸟艳,园枝带果老藤奇。
风微不酿周天雪,霜薄难开三径诗。度岁殊乡初作客,养霾故国岂能知。

俊儒按:开篇美不胜收,颔联果然证之。“风微不酿周天雪,霜薄难开三径诗”,好联。用实词多而不觉堆砌者,层次分明之故也。颔联所状为实在场景,颈联则貌似实笔,实为虚笔,貌似写景,实则写情,由远及近,由实入虚,由景入情,焉能有堆砌之弊?惟尾联用意似乎不明。还请一解。


柳色微风染渐匀,河潮满浦涨痕新。过桥鸭队冲云影,浮野梅香浣客尘。
缓步如醒蓬岛梦,高歌欲戴竹林巾。一冬心事随寒尽,欣作江乡读画人。

俊儒按:虽是写春,有万物苏意,亦有闲居适意。“读画人”命意不解。

小重山·冬晨行
弯月东方犹带寒,淡星三两个、泪难干。残灯明灭几渔船,遥望岸,未见起云烟。    一夜浪中颠,苍穹无雁过、只风蛮。旅怀哪及念乡关,知归日,仍有万重山。

俊儒按:收笔极为有力。前无数铺垫,但为引出“旅怀哪及念乡关,知归日,仍有万重山”。真挚动人。

鹧鸪天
三十年前梦又迷,童心再渡老村西。戏游波处香莲面,围捉鱼儿嫩腿泥。      阿洁堵,小娇追,如今双鬓满银丝。桃溪已做通城路,更向何方觅旧知。

俊儒按:上阕写三十年前,真得童趣。然下阕“阿洁堵,小娇追”忽然转至“如今双鬓满银丝”,似操之过急矣。

卜算子·寄梅
还记小窗梅,更恋冰姿媚。遗我清香着意深,犹伴他乡醉。    今却恨春时,玉影难重对。 只逐孤山雨梦来,客远无从寄。

俊儒按:开篇点明梅字,似不必。然“遗我清香着意深,犹伴他乡醉”,甚有味。“今却恨春时,玉影难重对”,此渐入佳境矣。“只逐孤山雨梦来,客远无从寄”,又是四两拨千斤之一转,不仅照应上阕收笔,又使整篇立意深化,留有余味。

祝英台近·七夕
月轮停,星楫住,今夜鹊桥渡。岁岁相期,多少梦中路。葡萄架下如闻,一年心事,未及说,别来孤苦。   正凄楚,忽望冰冷蟾宫,玉帘半垂素。应晓宵深,责怨药舂兔。或持桂酒狂斟,酣迷谁护。羡牛女,自为情主。

俊儒按:上篇铺叙得当,“葡萄架”意象用得极巧,正能引入“心事未及说”之正题。过片宕开一笔,不言往事,但言神话。然句句不言着,句句有寄托。“羡牛女,自为情主”即全篇中心立意也。

西江月
节气忽然春后,几时重对花前。荒居织梦见桃颜,哪有闲心生怨。   偏是时不待我,但知我可随缘。诗书佐酒老神仙,何必千红倚伴。

俊儒按:“诗书佐酒老神仙,何必千红倚伴”,恰似坡老言出“红巾翠袖,揾英雄泪”。然“偏是时不待我,但知我可随缘”,似过于随意。

蝶恋花
还识当年泥土路,赤脚提鞋,每爱风兼雨。说笑哪知途远苦,分时不觉频回顾。     堪叹如今孤雁渡,细辨莺声,忽解英台语。怅恨光阴多意误,桃缘更怨秋霜主。

俊儒按:似写少年情事。平实而真。然个人觉得,上阕多泥土路、赤脚提鞋等新笔法意象,下阕则回归古法,颇觉不协。可斟酌之。

淡黄柳
田畴巷陌。看柳鹅黄色。又是东风行得得。岂晓年年过客。芳草天涯几回隔。      恨时逼。幽幽意萧索。仗村酒、释疑惑。叹梅香、每在春来息。杏面桃颜,只添情俗,犹让诗心恻恻。

俊儒按:《淡黄柳》用词取象,当以清幽淡雅为上。此篇似乎不能得之。故觉读来飘忽,不能压住阵脚。个见。

踏莎行
岸覆芦花,海生云树。秋深更作他乡渡。悠闲那似五湖游,风蛮浪恶舟难驭。  梦自篱醒,心由雁主。寒阶荒径谁人步。犹怜旧菊户前开,任教冷月吹霜素。

俊儒按:亦是乘舟之景象。全辑多少诗词与海、舟相关,终于能知作者“浪中行吟”笔名之由来也。“悠闲那似五湖游,风蛮浪恶舟难驭”,一转便有“舟楫恐失坠”之思也。如此下篇便得以展开。纵使风波险恶,犹能心随雁主。“犹怜旧菊户前开,任教冷月吹霜素”,弥见其坚也。

阮郎归
芭蕉不展易愁眉。哪堪雨更催。一宵思念滴成堆。盈心能寄谁。  弦已断,梦难回。尘情百度违。云天纵泪世难非。人何羞泪垂。

俊儒按:“芭蕉不展易愁眉。哪堪雨更催”,开篇两拍节奏极好!“一宵思念滴成堆,盈心能寄谁”读到此拍案叫绝,曲折有致。过片亦佳,唯觉其下之“尘情百度违”、“纵泪世难非”弱矣,造词过硬,故意不能通畅。其憾乎!

鹧鸪天
海上归来枫正红,长街落叶抖寒风。浮身却暖伊人语,芳信重寻昔日踪。  佳木秀,好春同。娇莺声里笑悲鸿。知缘何事花情绝,又置痴心冰雪中。

俊儒按:开篇美,然“抖”字炼得不合时宜,反不自然矣。“知缘何事花情绝,又置痴心冰雪中”,如此言志,便能动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鹿鸣诗社  

GMT+8, 2019-9-23 07:02 , Processed in 0.187425 second(s), 5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