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09|回复: 5

鹿鸣人物谱(三)知止堂霞暖烟山饼子浪中行吟渔唱起...

[复制链接]

77

主题

205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38
发表于 2019-8-20 11: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鹿鸣人物谱(三)知止堂霞暖烟山浪中行吟渔唱起三更饼子

第十一期:知止堂
第十二期:霞暖烟山
第十三期:浪中行吟
第十四期:渔唱起三更
第十五期:饼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205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38
 楼主| 发表于 2019-8-20 11: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鹿鳴人物第十一期  楊宗義

楊宗義,號知止堂,湖南寧鄉人,醫務工作者。愛好詩詞楹聯,現爲長沙市楹聯家協會副主席,鹿鳴詩社、寧鄉芙蓉詩社成員。


二月十四夜對月
預知明日雨,今夜月先圓。
許我窺天意,凴窗惜此緣。
花枝清不露,竹葉靜無邊。
孤署春愁漫,歸心又幾年。

煙山按:知雨欲來,倍惜當下之暫晴,花好月圓,歸期難卜,愁思愈濃,是以樂景襯哀情,而倍其哀也。

城墻大山無名谷
天水下丹壑,春風圍翠屛。
人來麋鹿隱,櫻落杜鵑醒。
煙靄定非定,芷蘭名未名。
少停還復去,衹道不曾經。

煙山按:抱水環翠,花自開落,鳥自眠醒,煙靄迷離,幽谷清極,何忍打擾,故來而復還只道未來,見其敬畏愛惜之情。前六句一句一景,尾聯總而收之,結構得法。

東山梅王寨
古寨飛檐外,東山第一峰。
草靑馬何在,花白鳥從容。
落澗自傳響,高風無去蹤。
梅王昔凝望,壁上二三松。

煙山按:行文從容,於眼前所見之景中隱見歷史風雲,含而不發,耐人品味。

植竹
倚墻孤石靜,植竹數莖稀。
瘦骨風來野,新根土入圍。
微能添雨興,萬莫想雲衣。
秋夜畱蛩住,論吾卌載非。

煙山按:孤石瘦竹符合傳統審美品味,本詩寫竹頗得神韻,頸聯更富情味,尾句神來之筆,竹也我也融爲一體。

春次黔陽見吾鄉先賢黃本驥陳梅僊夫婦遺刻本驥嘗爲前清黔陽教諭
化俗文翁去,遺碑在古津。
雲山三楚舊,衣服五溪新。
坐釣求朱鯉,行估待善人。
江樓渾不語,詩客詠來頻。

煙山按:整首渾然,有古意,尾聯耐品。頷聯能化老杜句意。

伐笋
過雨山泥破,新風味道殊。
刨鋤今日下,伐事後來無。
林立諸君子,休嗔一俗夫。
胡爲荒野種,眞可拂雲乎。

煙山按:不待拂雲只貪味殊,欲人無嗔,可乎!自得其趣也。

題抗戰寧鄉戰役陣亡將士紀念塔
劫後潙川在,百年冬復春。
落花堆石砌,壯士委松塵。
日照天心暖,碑銘熱血眞。
休嗟無姓字,憑弔有來人。

煙山按:意也拳拳,情也真真,烈士高風,長勵後人。落花壯士,『無姓字』『有來人』,相映得宜。

野老
野老挂鋤罷,清陰趁小眠。
書封神禹穴,夢入聖堯天。
靈木自千歲,風潮忘百年。
醒看滿園韭,一翦一新鮮。

煙山按:一二聯刻畫逼真,野老形象如在眼前。三聯拓開,意境推遠。尾聯見安足之樂。全詩得恬淡自在之味。首聯出句拗,然於首句拗可不救,『仄仄仄平仄』句式於他聯則爲拗句,須救之。

己亥雜詩十二首選八
其一
春雨濕窗幕,晚風吹不乾。
相聞車過市,對坐案頭蘭。
奔走浮生憶,雪鴻隨處看。
小城許栖息,暫莫賦艱難。

煙山按:生涯不定,得棲息地,亦可暫安也。頷聯有『心遠地自偏』之境,頸聯銜接不密實,既用比,則『奔走』不確,頷聯『相聞車過市』已具奔走之意,莫若用『鳥倦』對『鴻歸』,方與尾聯意境相合。

其二
春草無聲息,謝公吟旣過。
清池任雲幻,白日照花多。
鎮靜潛龍鱉,喧囂動鴨鵝。
弄晴猶不定,野客意如何。

煙山按:造化有常,常中有變,或動或靜,互爲消長。外境作用於人心,故人心亦有所躁動。詩中應別有寄托。

其三
世事閑中遁,故人相見稀。
不勞宣室問,卻賦子虛歸。
止雨竹方靜,無風花自飛。
倚窗成小夢,漫撥楚雲圍。

煙山按:歸去來兮,自有陶公之樂也。竹靜花飛,悠然之境,倚窗小夢,悠然之情,相得益彰。

其六
今日復明日,朝暉又夕暉。
疏慵人易老,孤拙事多違。
芳草半侵路,綠荷新拂衣。
江南水風裏,猶得憶輕肥。

煙山按:時光易逝,世事多艱,芳草綠荷中回首往事,些許得意亦些許惆悵,承轉合宜,結構渾然。

其七
坐知鮮韭熟,起看早荷開。
置耳煙塵裏,聽風左右來。
雲高畱鳥迹,溪遠有龍胚。
吾道窮非獨,天恩養不才。

煙山按:感不遇也,但無頹喪之感,而能樂於田園,堅持信念,尤爲難得。

其八
中夜不欲睡,北窗閑處開。
聲聞車轆過,影見月光回。
外物有何擾,孤沉無自哀。
清樽故人歇,遙寄好風來。

煙山按:靜夜獨坐,安閑自足,有故人相與,更可慰懷。

其十
東來一江碧,西望萬松閑。
何處有芳草,夕陽停故山。
思空雲水外,行倦路塵間。
莫近垂楊柳,無風送客還。

煙山按:歸鄉路遙,可望而不可即,故引鄉愁。尾聯二句尤佳。

其十二
藥裹封塵久,書籤任所之。
本爲隨意客,歸屬灌園時。
湖海雖無份,消磨尙有詩。
衹堪明鏡裏,霜雪不能辭。

煙山按:退處一山,以詩消日,亦得自在,何況『本爲隨意客』,適志也。尾聯中『祇堪』,或可更爲『何堪』更貼切。

暮春三首
(一)
杜鵑紅滿山,疊錦無重數。
夜爲仙露滋,朝被雲霞哺。
鵷鸞自空來,百鳥不相顧。
野客亦繁多,熙攘山中路。
誰知滴血心,寧爲避世故。
賢者若有情,休教買山住。

煙山按:憐避世者無安身之所也。以杜鵑起興,以鵷鸞作比,以賦寫事,皆得宜。

(二)
水中堆落花,漂萍爲相守。
風來向南遊,風去復北走。
南來憶少陵,夜醉長沙酒。
北望思子瞻,識盡灘前叟。
落花與漂萍,相惜日何有。
朝朝有別離,無言江岸柳。

煙山按:以落花漂萍自比,以子瞻少陵自況,嘆生涯不定,聚少離多。句意綿密,結構緊湊。

(三)
春睡掩山扉,聞牛臥慵唱。
犂耕久廢弛,筋力亦疏放。
起看時物移,耽睡恐成恙。
花紅四野消,草靑轉波漾。
草氣足清芬,遊蝶故相訪。
畱連去復來,撲翼隨所向。
也應入蝶群,田園實清曠。
不詠亦不歸,浴乎靑草上。

煙山按:時物變更,牛亦慵閑,何況人乎!田園清美,悠閑自在,比古人田園之樂更勝矣。也可見詩者恬淡之情懷。

暮春溯天龍峽
暖日澗不知,凉飆下深碧。
行行撥莽榛,仄徑不盈尺。
櫻靑自搖風,藨紅偶堪摘。
谷口忽雷鳴,龍涎唾飛白。
亙古跳躍泉,長定無棱石。
緣溪山愈深,蛇蟲偶行迹。
何時曾瀉崩,壞道斷山腋。
更乃歷雪冰,折木遺絶壁。
亦作猿猱攀,高處倚松柏。
楚雲自去來,長鴻爲振翮。
列笏峰不言,萬年立精魄。
我非避世人,豈分戀山澤。
龐公隱不還,鹿門共朝夕。
何異在人途,匆匆爲過客。

煙山按:峽深谷幽,層層渲染,鋪敘生動。古詩云『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入世也好避世也罷,皆不過百年,有何異哉,此乃作者獨見。

入蓮花六合古寺
曉入蓮花臺,山寺倚壁峭。
雜花迷細風,繁樹動碎照。
栖鳥在古檐,起能歌古調。
俗客聞茫然,那知迦葉笑。
神機佛不言,人事豈預料。
片葉落階除,衲衣歸雲嶠。
僧雲勿埽心,畱塵亦微妙。
衹此澄潭邊,絶勝受優詔。

煙山按:不止有禪意,亦深有道心。古寺絕俗,知者自知,不知者也順其自便。於此澄境,何戀功名,超脫也。

鄜州羌村訪少陵故居
行行日腳西,去去山雲低。
緣溪入復入,巖苔侵舊題。
羌村黃粱熟,得食走荒雞。
路轉寒窑外,長草與膝齊。
無人問遠客,野老自相攜。
焉知千年後,壞壁賸誰栖。
八方送秋籟,惟幸無鼓鼙。
畱照梨樹下,足沾聖人泥。

煙山按:詩聖故居,竟如此荒涼,後世詩人,於心何安。所幸者,今者太平,足慰詩聖飽受戰患苦難之心。結二句見作者景仰之情。

拈韻得是字呈靜怡先生兼賀《三湘聯壇點將錄》付梓
屈指吾鄉人,世儒能有幾。
瘦生骨益清,況乃混沌裏。
浩劫爲牛鬼,遠逐西南水。
拂袖拒登壇,正氣何能已。
點將復築壇,文心孰如是。
吾師瘦生歌,蓋知先生以。
吾欲效瘦生,飄轉不由己。
明月照當頭,高山惟仰止。

煙山按:地方文風衰弱,今有賢者登壇點將,振頹培文,其志如高山其心如明月,詩人欲從之而不得,贊嘆及無奈之情溢於言表。全詩溯源求今,一脈相承,情感真摯動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205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38
 楼主| 发表于 2019-8-26 22: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鹿鳴人物第十二期  陳映琳

陳映琳,網名霞暖煙山、小山,齋號栩栩堂,海濱鄒魯人氏。習詩詞十余載,薄有篇什。亦好書法,筆墨自娛。

過廈大觀近現代學人作品展得句
風雲意氣眞如昨,跌宕情懷與歲長。
仰止高山迷所在,蠻箋舊墨賞流光。
楚月按:長揖清芬者,衣帶漸生香。

題白梅圖
漢宮妝自好,風韻足平生。
林下分蟾影,瑤台伴玉笙。
幽尋誰踏雪,抱素未聞鶯。
眼底空塵色,千秋自有名。
楚月按:梅之色,有骨紅、宮粉,然總不若玉碟、綠萼。作者賞心未能拘於方寸之間者,如踏雪可尋,揮弦應歌,皆是素心人別有懷抱也。

夜不能眠,掌燈出望,見遠處一燈明滅,乃作
明明花一朵,照徹五更愁。
移影下涼榻,搖光上北樓。
四陲星競秀,中宇月生柔。
遙望蒼茫裡,誰人共對秋。

楚月按:自深夜無眠到登樓遣懷,星明月暗,物境心境兩合。時空之轉換,遣愁非但未得,反而徒增無邊無際、蒼茫不盡之感。尾聯一轉:忽見孤燈彼岸,與''我''默然遙相而對,則知此恨有人省矣。
春雲出岫
舒卷離丘壑,層層掩海波。
連空驅萬象,吹浪到無何。
雁去知難渡,仙來或可過。
藏蛟風欲動,飄縷意婆娑。

楚月按:春雲如夢,浪跡天涯,不可尋也。詩人之興,卻能馭鯨乘浪,俯仰沉浮俱隨之矣。

讀玉溪生詠月次韻擬作
盈虛如有意,動止惹人憐。
花徑常隨我,煙梢欲別天。
因秋光朗徹,入樹影團圓。
長照無眠夜,相思到硯前。

楚月按:詩心如月,夜夜消磨,素光其色,綺思成文。所謂物我兩忘者,渾然若是。

鹿鳴十一周年慶步潘泓老師韻
吟步宜高占,參差和鹿鳴。
詩肩雖見瘦,風骨自非輕。
掛劍隨雲夢,傾尊醉海鯨。
雞林留一幟,十載道功成。

楚月按:''掛劍隨雲夢,傾尊醉海鯨'',出塵之想,此仙語也。

無題
雨幕遮芳樹,翠衣藏絳珠。
閑窗新試墨,春茗未開壺。
思逸飄吳帶,毫輕點荔圖。
玉盤妃子笑,與客說三蘇。

楚月按:''翠衣藏絳珠'',上接''芳樹'',真傳神之語。坡公句曰''日啖荔枝三百顆'',引以美事。況是香茗煮雨,閑窗一樹,對之心摹手追者。臨卷展讀,方覺詩中有畫,清雅如許。

老茶壺
宜盛春水碧,合煮一壺秋。
歲老華光隱,漬深顏色柔。
茶煙生碗底,清韻上眉頭。
莫問今年事,閑來話舊遊。

楚月按:''宜盛春水碧,合煮一壺秋'',律之味道盡出。老壺如是,老友亦如是。

過石室禪院
玳瑁山光翠,夕暉台閣明。
水流花徑曲,風過竹煙清。
尋藥堪消病,問禪須棄名。
琉璃心似鑒,妙法在深情。

楚月按:詩與禪同,皆深悟而有所得。能入境者,無它,一往情深而已。

老屋
依街傍路小騎樓,庭院深深鎖夢柔。
榴暖桑青微雨後,雞啼鴿舞矮牆頭。
棋枰久寂聲無響,茗碗常溫友與酬。
萱室倚閭憐白髮,相陪午後話悠悠。

楚月按:詩以母親之蒼顏白髮作結,與老屋相為映襯。令人讀此心有戚戚焉。

夏日午後雨至
半日晴來半日暝,忽然淅瀝草煙腥。
珠簾漫鎖千山霧,龍影潛傳萬里霆。
吟坐好同蕉葉看,翻經閑共竹聲聽。
由來風雨能消歇,霽後南山分外青。

楚月按:雅士聽雨,獨守一室,風流自得。雖千山萬里,更不礙詩思遨遊無際。待雨轉微時,肥蕉瘦竹,擷來紙上,摹形擬聲,俱備傳神。

步潘泓老師韻題潘師潘嫂橋頭小照幷祝潘嫂華辰
橋頭小景可人懷,連理花開韻味佳。
風雨相攜同素傘,煙波共渡賴靑鞋。
隔塵因有書香在,擁夢何妨歲月埋。
白首悠悠琴瑟好,泥爐煮酒慢添柴。

楚月按:允我一問:須修百年,亦或千年,才能共這風雨橋頭上的煙波素傘?

讀俊儒詩有感步其韻
鳳凰花影已蕭疏,壺裡光陰不在滁。
魚硯光凝窗外翠,冰心夢入枕中書。
一裁雲水吟難盡,幾誤功名俗漸除。
嵇鶴堪隨歸白社,荷衣浣月尚如初。

楚月按:''魚硯光凝窗外翠,冰心夢入枕中書'',句式流動、渾脫。至於荷衣而浣月,非綽約仙子絕不可為,壺裡光陰,斯人可遇,我欲往之。

趣味測性格得栩字再步俊儒韻
栩栩醒來蝶夢疏,清尊在手想環滁。
醉翁自有歸林樂,蘇子爭無種樹書。
入道情懷應永在,從儒心境忍相除。
行藏用舍皆非我,一語何能點破初。

楚月按:出儒入道,取捨行藏,皆在一''想''之間。

感春步潘泓老師韻
橫經覓句欲忘春,恍惚深窗燕語頻。
人向花田尋好景,我從魚硯寄閑身。
息游世路方知窄,漸老光陰倍覺珍。
夢想還隨白鷗舞,秋容自與管簫親。

楚月按:步韻之制,頗見心性。頷聯尤妙。

喜遷鶯·擬寄(步鶴師韻)
瓊屑積,柳枯寒。鶯燕尙深眠,北鄉風物可相安,追夢待春關。/城闕老,胥夢杳,野陌尙無新草。錦書難托夕陽殘,愁看墨痕幹。

楚月按:''野陌尚無新草'',可知天涯路遠,斯人未歸。此所以擬寄而最終難托之故。小令脈胳清晰,情景交融,惟兩處有夢,似略顯重複。

望江東·五四百年感懷
民弱何由說公理,苦永夜,窮途淚。欺城黯霧裂山水,夢欲破,傷花墜。/潮生浪卷風雲起,聽怒嘯,煙塵洗。人間幾換百年矣,驀回首,長安翠。

楚月按:此處短歌亦可當哭。

靑玉案·春燈
節氛已共流花散,夜風裡,飄霞盞。近郭樓臺笙鼓遠。梅花數點,閑棋留半,嫋嫋檀煙暖。/悠然不覺年華晚,試把纖毫玉池展。顧影橫斜猶繾綣。冰蟾悄落,芳詞題遍,心有蓮花綻。

楚月按:筆下無纖塵,文字必清奇。寫春燈,以霞盞狀之。寫梅花,以閑棋襯之。寫冰心,以蓮花喻之。此皆脫俗之物,盡在冰雪之思。

臨江仙·錄龔自珍水仙花賦得句
不羨寒梅枝獨好,清芳壓倒酴蘼。玄冰為骨玉為肌。素華搖水殿,風度自成奇。/天賜佳辰春占早,幾回爭得新詩。幽姸容易惹相思。佩環虛著影,一夢久難辭。

楚月按:''素華搖水殿,風度自成奇'',宛如彩鳳離群,彈丸脫手,一闋天成。

水調歌頭·鷹
危岫聳雲立,高處是吾家。銀濤遼望,踏雲依日采煙霞。側目長風在耳,張翅蛇狐藏跡,平野影孤斜。千里獵巡處,天地見清嘉。/素霜重,邊草白,隱胡笳。振風又起,飄舉雲外縱仙槎。堪笑蜩鳩燕雀,不解高情如許,長短恣喧嘩。一點雲間去,渺渺遠平沙。

楚月按:真壯詞也,風流猶拍古人肩。

水調歌頭·秋雁南徙圖步鶴師韻
空碧無塵處,雁字寫清秋。浩然風卷千里,搖盪古今愁。聚散從來難料,奔徙年年歲歲,客裡遠靑丘。滄海雖能越,堪作一生遊?/渺雲蹤,天水際,思難休。層巒遮斷斜日,白浪簸帆舟。莫說春來秋去,怕見霜欺兩鬢,舊景豈長留。夢落衡山笛,隱約紫煙浮。

楚月按:''聚散從來難料,奔徙年年歲歲,客裡遠靑丘'',勞雁如此,我亦閔然。

鳳凰臺上憶吹簫·天龍八部之王語嫣
深坐顰眉,擘燈翻簡,夜闌相對梅花。算七分才氣,一襲煙霞。空自柔腸百轉,輸與那、夙夢長賒。輕歎處,偏誰醉了,執戀天涯。/堪嗟。聽香水榭,揮指戲群英,四海爭誇。恰比干心竅,冰玉無瑕。堪悟深情幾許,盟枯井、託付芳華。從今後,為絲在履,並轡雲沙。

楚月按:如琢如磨,王語嫣形神畢肖,躍然紙上。

驀山溪·過溪山府第
溪山雲墅,曾是賢人住。寒竹倚風松,看晴光、繽紛翠樹。躍龍橋隱,丹灶石猶平,霞漫煮。堪涉趣,擬作閒居賦。/拍門入座,簷上黃鶯語。琴曲繞幽屛,訴殷勤,相迎朋故。品茶飛翰,共憶少年游,鷗夢在,鶴吟頻,莫道花將暮。

楚月按:客夢未曾覺,人間已爛柯。

驀山溪·秋事步鶴師韻
前番秋事,皆付蠻箋裡。漸慣瑣窗閑,雨或晴、無關心意。偶然過雁,雲影去匆匆,聲止止。牽思起,搖動心波碎。/情難由我,空把行藏計。舊夢更無痕,任飄零、蒼梧煙水。一汀霞錦,誰個倚危欄,籬菊冷,鄰笛淚,商曲邀風醉。

楚月按:上闋多賦筆,下闋多景語。道是“何景不生情”?

桂枝香·賞月中桂
涼雲璧月。照琪樹扶疏,煙籠花葉。天上人間似共,鳳螭棲節。深燈微燭清陰裡,見嫦娥、袖裙搖雪。玉台涵影,瓊杯輕灔,硯琴初設。/念如此清姸素潔。歎斤斧無情,無休摧折。擬泛仙槎追夢,黯雲愁絶。天風散翠飛花處,惜當時、一輪無缺。綺懷幽愫,流星堪寄,露階涼澈。

楚月按:煙山詞絕無浮藻,多孤心逐夢,蒼涼沉古。此闕步鶴師韻,婉約、清麗是其本色,然多天上語,更不失其浪漫。經年之寄託,如空山寂曆,在月在花,痕跡仍存。雖''無休摧折'',言志言情,未嘗一日可言廢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205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38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08: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签冷旧芸 于 2019-10-11 16:12 编辑

鹿鳴人物第十三期   赵忠亮

个人简历
赵忠亮,网名浪中行吟、听涛,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鹿鸣诗社社员、山东省诗词学会会员、潍坊市诗词学会理事、昌邑市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文山诗词》主编。作品散见于《中华诗词》、《诗刊》等省级以上刊物。

故乡春酌
十年飘转海生涯,日日风波帆影斜。
应喜今春逢故燕,衔杯不再叹无花。

俊儒按:“故乡春酌”四字于转结二句尽出,感慨无穷。“不再叹无花”,似是欣喜,却又无限沧桑。“帆影斜”似凑韵。


风流舞尽玉门春,看遍尘间忙碌人。
多少青枝随客梦,衰荣未醒百年身。

俊儒按:整首诗意,似是托柳道出人生于世之碌碌,“多少青枝随客梦”,往往是一场空而已。“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年少时明白这一点。然用意似过于萧索,且四句之间架似略微松散,故其命意虽在,不能一气灌注使读者醍醐灌顶。

春日离乡
闲身又可避花风,幸免乡园伤落红。
惟憾难闻梁燕语,好春十载不相逢。

俊儒按:与第一首春酌参读,离合悲欢,令人扼腕。整首七绝风格流转,然“惟憾难闻梁燕语”造语似过硬。

故地
街老依然见画楼,谁人知晓故人游。
十年离恨当时约,月里姮娥应白头。

俊儒按:似是一段伤情往事。多缘刺史无坚约,岂视萧郎作路人!惜哉。

客舟行
殊乡岸柳舞残秋,北塞风云染客头。
鸥鸟群居眠港里,豪情不逐远行舟。

俊儒按:前二句渲染极好,客意二字分明在目。“眠港里”之眠字如此用似太硬,且“居”字与眠并举,似浪费。近体一字千金。如改为“鸥鸟群眠深港里”之属,或稍好一些。


酷夏高枝隐,修行历劫磨。清心甘受露,寒梦苦无窠。
未识炎凉世,仍吟起伏歌。时人休寄恨,尘噪岂伊多。

俊儒按:全篇就蝉道出“修行”二字,不必顾他人之冷眼。似寄托。一气呵成,咏物佳作。但不知“未识炎凉世”何故?

除夕
园径添香意,欢禽弱柳回。已无寒瓦雪,时睹故窗梅。
一岁春双至,千杯芳更催。旧年欣坐守,醉酒怨诗媒。

俊儒按:新春之意盎然。“已无寒瓦雪,时睹故窗梅”,更兼逸致,比诸“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何如?

海上晴日
骑云辞旧岁,踏海逐仙尘。日近山光暖,波清鸥鹭亲。
已望蓬岛岸,欲醉武陵春。桃杏江乡艳,浓香想未真。

俊儒按:前三联全写海上晴日,尾联一笔转回故乡,有千钧之力。再思前数首绝句,乡思甚浓,真可谓“痴子”也。

旅思
故乡消息少,江海酿离悲。荒岸犹栖倦,高城更望时。
波清云隔久,荷碧梦归迟。辜负村头月,风华谁与期。

俊儒按:与上首同意,然笔法变化,“荒岸犹栖倦,高城更望时”从眼前入,实笔,“波清云隔久,荷碧梦归迟”又是虚笔,然终不离“旅思”二字,尾联落回家乡,跌宕有致。

丙申闽南除夕望故园
旧岁犹牵梦,熏风已在堂。灯摇客衣暖,花泼静斋香。
春律随云动,归心共燕翔。窗梅如有待,莫入寿阳妆。

俊儒按:亦是乡思。尾联翻典出新,可观。

晚春海上
未愁春即尽,已惯岁无华。重别园篱梦,来居江海家。
岸如前世友,浪送一舟花。夕日犹怜客,飞红饰鬓霞。

俊儒按:用笔轻灵有致,读来淡泊。“岸如前世友”虽对仗未工,然取意新奇。

夕雨
晚来微雨送凉轻,藤叶尘灰一洗明。坐看园篱添旧艳,遥闻过鸟悦时声。
养心自可归禅定,追梦何须更远行。已惯扶杯生俗态,清狂莫笑野人情。

俊儒按:夕雨写杂感,“已惯扶杯生俗态,清狂莫笑野人情”最有致。“坐看园篱添旧艳,遥闻过鸟悦时声”,此非七律作法,当属五律。试去“坐看”、“遥闻”四字,则为五律佳句也。


儿童节寄
一笑而过又一年,繁霜堆到发之巅。情怡金屋春风梦,心惑藤床此世缘。
半百沧桑千折路,平生懵懂两寒肩。儿时顽劣谁能复,堪叹重逢说圣贤。

俊儒按:首联起意好,“繁霜堆到发之巅”,散文句法,用于此处正宜,沧桑以轻笔道出,最见风度。“半百”对“平生”,当是当句对法,此处不易明见耳。“堪叹重逢说圣贤”不明何意。

己亥夏至
日弄酷炎叹梦短,书翻高枕厌文长。贪蛙歌压心头热,待月晖生世外凉。
喜有村蔬清胜玉,暂停客鬓白称霜。醪杯犹可无眠伴,一醉何如羲上皇。

俊儒按:七律首句不入韵,则对仗起,此亦是一正法。“待月晖生世外凉”,好句。然贪蛙与之相对便弱。尾联陈套。


五四百年感寄
欲开枷锁自由张,浴火真如茧剥伤。一季春华归永远,百年史册记苍凉。
风微焉断晴天梦,国弱犹愚不醒肠。常忆清纯融热血,精神力挽世沦亡。

俊儒按:“一季春华归永远,百年史册记苍凉”,如此便不老干矣。

立秋日
故燕仍寻小径幽,西风不向竹林谋。天悬烈日炎频布,蝉卧高枝恨未休。
湖海应无南逐雁,江村自老北望眸。午眠忽忆披襟事,默笑时情空置秋。

俊儒按:中二联俱佳,“蝉卧高枝恨未休”,沉郁,湖海联极具诗气。然尾联似气力不继,“默笑”过弱。

初秋出海
长风不借何宣志,故土新离即逐舟。倚杖披襟叹浪浅,看鸥堆岸识云羞。
诗多追忆沾霜句,梦独思寻过雁楼。节序换新炎未褪,江天应愧客来谋。

俊儒按:“何宣志”,如此表达较弱。“故土新离”亦同,非诗语也。比之海上诸五律,未得七律之作法也。

寄情
眸似清潭明更新,犹怜巧笑动芳春。香风醉客开仙盏,赤日摇波映玉津。
重入云涯探洞府,回看泉涌舞龙鳞。巫山一梦能醒未,自信前生是楚人。

俊儒按:全用游仙之笔法写情,以巫山典故作结,便能落到实处。

舟中感事
岸隔浮云望不成,乡风空在梦中生。欣能涤绿波前酒,更为吹澄世外名。
客久盟鸥同与懒,春深浪路叹难平。晨光犹带秋霜气,蹈海尘衣未敢轻。

俊儒按:“欣能涤绿波前酒,更为吹澄世外名”,海风如此咏,便绝佳。

丁酉元夕
去年灯火沧州岸,今岁无灯渤海川。佳节好春犹客走,昊空明月为谁悬?
浪中煮酒伤花老,风里哦诗逗梦妍。园径梅香知妄忆,何如一醉舞婵娟。

俊儒按:“犹客走”,为对仗而对也。不可取。此首文采较平。

江乡迎春
更作乡间散淡人,腊梅催盏共迎春。江湖罢逐盟鸥迹,篱径相寻故燕尘。
已忘容颜波岸老,初怜诗赋瓦沟亲。东风欲上西园竹,醉语经宵听比邻。

俊儒按:此首诗气通畅,自开篇“更作乡间散淡人”一贯直下,到江湖转蓬,终归三径田亩,自述生平。确为实笔。颈又入虚,故能言志,尾联收归眼前之境。法度谨严,且意在言外,故能引人回味。

春节至南方女儿家
心同远雁共驱驰,细雨江南梦正痴。山野浮烟过鸟艳,园枝带果老藤奇。
风微不酿周天雪,霜薄难开三径诗。度岁殊乡初作客,养霾故国岂能知。

俊儒按:开篇美不胜收,颔联果然证之。“风微不酿周天雪,霜薄难开三径诗”,好联。用实词多而不觉堆砌者,层次分明之故也。颔联所状为实在场景,颈联则貌似实笔,实为虚笔,貌似写景,实则写情,由远及近,由实入虚,由景入情,焉能有堆砌之弊?惟尾联用意似乎不明。还请一解。


柳色微风染渐匀,河潮满浦涨痕新。过桥鸭队冲云影,浮野梅香浣客尘。
缓步如醒蓬岛梦,高歌欲戴竹林巾。一冬心事随寒尽,欣作江乡读画人。

俊儒按:虽是写春,有万物苏意,亦有闲居适意。“读画人”命意不解。

小重山·冬晨行
弯月东方犹带寒,淡星三两个、泪难干。残灯明灭几渔船,遥望岸,未见起云烟。    一夜浪中颠,苍穹无雁过、只风蛮。旅怀哪及念乡关,知归日,仍有万重山。

俊儒按:收笔极为有力。前无数铺垫,但为引出“旅怀哪及念乡关,知归日,仍有万重山”。真挚动人。

鹧鸪天
三十年前梦又迷,童心再渡老村西。戏游波处香莲面,围捉鱼儿嫩腿泥。      阿洁堵,小娇追,如今双鬓满银丝。桃溪已做通城路,更向何方觅旧知。

俊儒按:上阕写三十年前,真得童趣。然下阕“阿洁堵,小娇追”忽然转至“如今双鬓满银丝”,似操之过急矣。

卜算子·寄梅
还记小窗梅,更恋冰姿媚。遗我清香着意深,犹伴他乡醉。    今却恨春时,玉影难重对。 只逐孤山雨梦来,客远无从寄。

俊儒按:开篇点明梅字,似不必。然“遗我清香着意深,犹伴他乡醉”,甚有味。“今却恨春时,玉影难重对”,此渐入佳境矣。“只逐孤山雨梦来,客远无从寄”,又是四两拨千斤之一转,不仅照应上阕收笔,又使整篇立意深化,留有余味。

祝英台近·七夕
月轮停,星楫住,今夜鹊桥渡。岁岁相期,多少梦中路。葡萄架下如闻,一年心事,未及说,别来孤苦。   正凄楚,忽望冰冷蟾宫,玉帘半垂素。应晓宵深,责怨药舂兔。或持桂酒狂斟,酣迷谁护。羡牛女,自为情主。

俊儒按:上篇铺叙得当,“葡萄架”意象用得极巧,正能引入“心事未及说”之正题。过片宕开一笔,不言往事,但言神话。然句句不言着,句句有寄托。“羡牛女,自为情主”即全篇中心立意也。

西江月
节气忽然春后,几时重对花前。荒居织梦见桃颜,哪有闲心生怨。   偏是时不待我,但知我可随缘。诗书佐酒老神仙,何必千红倚伴。

俊儒按:“诗书佐酒老神仙,何必千红倚伴”,恰似坡老言出“红巾翠袖,揾英雄泪”。然“偏是时不待我,但知我可随缘”,似过于随意。

蝶恋花
还识当年泥土路,赤脚提鞋,每爱风兼雨。说笑哪知途远苦,分时不觉频回顾。     堪叹如今孤雁渡,细辨莺声,忽解英台语。怅恨光阴多意误,桃缘更怨秋霜主。

俊儒按:似写少年情事。平实而真。然个人觉得,上阕多泥土路、赤脚提鞋等新笔法意象,下阕则回归古法,颇觉不协。可斟酌之。

淡黄柳
田畴巷陌。看柳鹅黄色。又是东风行得得。岂晓年年过客。芳草天涯几回隔。      恨时逼。幽幽意萧索。仗村酒、释疑惑。叹梅香、每在春来息。杏面桃颜,只添情俗,犹让诗心恻恻。

俊儒按:《淡黄柳》用词取象,当以清幽淡雅为上。此篇似乎不能得之。故觉读来飘忽,不能压住阵脚。个见。

踏莎行
岸覆芦花,海生云树。秋深更作他乡渡。悠闲那似五湖游,风蛮浪恶舟难驭。  梦自篱醒,心由雁主。寒阶荒径谁人步。犹怜旧菊户前开,任教冷月吹霜素。

俊儒按:亦是乘舟之景象。全辑多少诗词与海、舟相关,终于能知作者“浪中行吟”笔名之由来也。“悠闲那似五湖游,风蛮浪恶舟难驭”,一转便有“舟楫恐失坠”之思也。如此下篇便得以展开。纵使风波险恶,犹能心随雁主。“犹怜旧菊户前开,任教冷月吹霜素”,弥见其坚也。

阮郎归
芭蕉不展易愁眉。哪堪雨更催。一宵思念滴成堆。盈心能寄谁。  弦已断,梦难回。尘情百度违。云天纵泪世难非。人何羞泪垂。

俊儒按:“芭蕉不展易愁眉。哪堪雨更催”,开篇两拍节奏极好!“一宵思念滴成堆,盈心能寄谁”读到此拍案叫绝,曲折有致。过片亦佳,唯觉其下之“尘情百度违”、“纵泪世难非”弱矣,造词过硬,故意不能通畅。其憾乎!

鹧鸪天
海上归来枫正红,长街落叶抖寒风。浮身却暖伊人语,芳信重寻昔日踪。  佳木秀,好春同。娇莺声里笑悲鸿。知缘何事花情绝,又置痴心冰雪中。

俊儒按:开篇美,然“抖”字炼得不合时宜,反不自然矣。“知缘何事花情绝,又置痴心冰雪中”,如此言志,便能动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205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38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16: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签冷旧芸 于 2019-10-11 16:10 编辑

鹿鸣人物第14期   渔唱起三更

作者简介:
渔唱起三更,本名郑雅锟,无字无号,闽南人氏,学诗十年,师从江右野云庐,作品散见于网络论坛中,藉藉之辈尔。

拟楼市二首其二
卜居城一角,华厦有千千。
高耸浮云外,空陈御柳前。
置锥无窘地,囤粟有尧天。
在望京华梦,衔恩达寿筵。

题江村春景图
野渡饒晴雨,江村無古今。
燕歸楊柳戶,煙籠杏花潯。
鳧泛頗成趣,紛繁豈到心。
橋低雲自起,欸乃入春深。

夜起口占
夜起交寅半,成眠殊覺難。
蓬窗移樹影,紗帳逗秋寒。
喧耳數鴉哭,滯胸百念攢。
一朝渾欲曉,一歲驚又殘。

食桃
故友渭川滨,蹊桃遗我茹。
摘来秋尚新,食乍香堪饫。
泽被紫霞流,舌端甘露据。
天教发此珍,料有山灵助。

咏梳子
如擎初七月,摩顶照霜花。
香散琢檀骨,光凝涩象牙。
掠当嫌踬跲,怜甚减鬖髿。
十丈愁成绺,烦卿玉爪爬。

立冬
交冬冬未著,南國日堂堂。
薄爽收衣汗,輕風生晚涼。
楚萍臨水碧,越鳥背山藏。
何處循寒意,隻看微鬢霜。

咏盐爆花生米
壟間剝落幾連珠,憐愛紅綃入灶廚。
執爨少成香自溢,勻鹽絕似雪相敷。
每教齒頰有餘味,寧可盤飧不燴鱸。
嗔怪兒童偷食去,快邀鄰里共醍醐。

临考夜读
近来庶未动秋思,偶过西风略感之。
书卷每抠三遍后,烛灯惯照四更时。
事非趋避仍然在,人有甘辛莫敢辞。
抵死寒儒成俗虏,戒游戒酒戒吟诗。

暑夜饮茶
窗灯曳影暑新凉,小火陶壶恰恰香。
无约来斟茶淡薄,有风值守夜寻常。
浮名散似氤氲气,闲趣容成琥珀汤。
呷久元知空即色,一瓯白水抵椒浆。

暑中有作
危坐不堪暑恣狂,煎烹天气汗如浆。
驱烦拟效三清客,消积难辞四果汤。
敢叫瑶姬行赐雨,何忧金正不报凉。
元说立秋秋未便,徒对传书羡北方。
(注:四果汤为我大漳州著名消暑小吃。)

陋室
陋室真如明月庵,青山正對納晴嵐。
但能雅致何須大,因愛虛涼故面南。
補壁自珍先父字,流年頗憶小兒憨。
天臺秋草又重發,寧與書生共苦甘。

己亥生辰自度
寻常半世笑庄樗,理会搔头白发疏。
黄菊已堪临昨日,清商聊复起斯庐。
时艰命里功名短,老去胸中丘壑除。
四十四年非梦境,凭人呓语傍窗虚。

夜行驱车过西溪大桥
東起月輪不解愁,霜輝兀自照空樓。
夜行情緒亂如織,窮困生涯冷過秋。
薄幸清風誰歎息,萬端世相客淹留。
如何一語將憑說,忽作商聲哽在喉。

丁酉立冬遙送學敏弟再赴非洲
萬里風蓬向海陬。行囊須檢故園秋。
云山漫記西行者,消息憑傳南半球。
此去暑涼勞我問,歸來詩酒待君酬。
遙知兄弟偏憐月,日暮頻登王粲樓。

听雨
漠漠層陰向海涯,高樓聽雨夜尤賒。
敲窗促遽三軍鼓,打葉頻繁十面笳。
殘夢惟宜書作枕,索居最喜酒當茶。
可憐窮巷無人語,誰肯明朝賣杏花。

停水
晨起龍頭忽斷流,商量市政又維修。
開關猶可懸數滴,洗漱居然止一甌。
慳水相濡真以沫,湧泉為報恨難求。
老夫聊作啜茶想,錫盞泥爐起複收。

拟返乡未获准假有感兼次韵
新闻春运出门难,近逼年关心不安。
客与霜花同忐忑,寒欹风夜倍孤单。
支离雁梦频忧枕,侘傺诗情乱敲栏。
漫道归程应可待,行囊已掇旧衣冠。

蝶戀花·次韻兪士彪案東白堂詞選題作春病
疏懶生涯何草草。不問人間,富貴和潦倒。不管靑春都散了。不知燕雀為誰惱。/ 衹是如今成野老。年少心思,羞再從頭道。欹臥蕭居唯壁峭。詩囊枕到東窗曉。

定風波  隱括趙甌北題遺山詩
身世長吟舊海山。劫灰重殿剩殘煙。迭代幾番興與廢,誰淚。秋風喬木各愴然。/ 耆老難辭悲白髮,鵑血。濃氛淒霧兩朝箋。休道滄桑真覆手,勘透。詞工一寸是愁鐫。

天香  自况
花月無聊,煙雲倦淡,近來諸事森凜。秋易相思,詩難掇句,寂寞如何斟飲。此愁還怎?最難息、西風到枕。分付青燈消黯,分付子規啼噤。/ 颯遝情懷常恁。到中年,莫非成讖。世道無誰送炭,祇能添錦。不必牢騷就寢。正蓬草、薄霜涼已沁。來去生涯,悲他作甚。

水调歌头  题汉中张氏儿
斷雲翳往事,飛絮漫神州。閑風殘雨,空使吹散幾牢愁。隻道蟬聲帶咽,誰料魚腸忽決,翻掌抹恩仇。引刀意殊快,忍負少年頭。/ 塵氛冷,人情淡,壯心憂。此天同戴,雖則死地亦甘投。定是炎涼已幻,那得是非公斷,轉眼便都休。身世如煙草,不悔歿荒丘。

水调歌头  赋得我有一壺酒
我有一壺酒,足以慰風塵。風塵萬里,焉知長醉是誰人。滿目熙熙攘攘,一例營營役役,幾個似天真。倘若都拋卻,賺取自由身。/ 且斟罷,傾杯盞,莫嫌頻。吟箋執筆,無妨共飲賦餘春。已是中年苦短,何必閑愁閑恨,坐看起流雲。但有微醺也,何日不佳辰?

昼夜乐  听雨
画屏冷落凉秋色。夜永处、垂云密。芭蕉不解宫商,何故乱弹湘瑟。咽咽风流飞转急。正拨捻、繁弦五十。孤影不胜怜,况雁来消息。/ 角声旧识江湖客。雨飘零、灯窗侧。夙宵怪道难眠,别绪年年如织。已足销魂霖铃曲,更世事、怎堪听得。点滴向重檐,任琤然掩抑。

沁园春  致先君時先君已辭世六載矣
吾父曷知,慟別經年,猶是傷神。有孤闌佇永,拳拳繫念,魚箋刻透,累累啼痕。冷落泉臺,蕭疏世道,兩處從茲斷送春。歸來也,奈門扉依舊,不見斯人。/ 一奩書墨堪珍。縱陋巷簞瓢何足論。幸清風朗月,肝腸如是,芝蘭庭砌,風骨猶存。寬厚冲和,仁山智水,銘內不唯養育恩。癡兒拜,願死生無恙,夢語常陳。

金缕曲  七夕感作
佳節何須恁。惹無邊,癡男怨女,悲啼難禁。離久消磨相思斷,傳說無聊也甚。縱烏鵲、為橋又怎?天上人間原兩隔,卻歡愉,別苦終成讖。恩狎事,毒於鴆。/ 生涯安得遊仙枕。最虛空,情生一霎,恨遺苒荏。斜月樓空聽私語,暗想幾分堪任。白白是,鬢腰潘沈。嗤笑多情多辜負,倒不如、濁酒臨花飲。涼薄味,獨斟品。

金缕曲  侍老父病中有怀
可以安康否?愿苍天、垂人悯意,稍施怜手。庶免留成千古憾,从此春辜秋负。宁教我、屈身万叩。无计惶惶多彳亍,信痴心、唯望神明佑。怎忍见,人空瘦。/ 轮回生死虽勘透。奈如何,荒城游子,年关时候。夤夜窗前灯下坐,祷诵菩提心咒。问因果,谁知终究?帘雨声声听如哭,闷胸怀,重捣如砧臼。恨不得,大声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205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538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16: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鹿鸣人物第15期  五陵少年
刘学敏,字慎之,网名五陵,饼子,生于1977年,陕西省咸阳市天阁村人。
春晴
其一
新晴怜草色,珠露洗微尘。
已是春归久,当归陌上人。
其二
青青堤上柳,剪剪燕双飞。
莫道春归久,春归人未归。

魏县梨花
十里清渠柳叶裁,东风已过礼贤台。
缤纷未做当时看,入梦梨花一夜开。

梨花万顷浑胜雪,烟锁阳春三月天。
醉饮东风飘一瓣,轻轻落上美人肩。

回车巷
秦出函关何裹足,邯郸城下畏回车。
如今列国纷争甚,独少当年蔺相如。

学步桥
莫笑邯郸学步身,似行似蹴亦天真。
桥头柳色阅人久,来往匆匆尽染尘。

礼贤台
霸业王图俱做尘,高台依旧款来宾。
我今亦作流云望,半幅胭脂半幅春。

魏祠
檐挑春秋半入云,杏花天雨坠纷纷。
庭前流水拾红去,致使愁肠增一分。

七贤祠
谁言六国无良将,碌碌君臣充庙堂。
当日文侯如尚在,子秦焉敢觑东方。

内子生辰有寄
十年风雨共,勤俭赖持家。
教子三更语,奉亲双捧茶。
朝昏疏鬓角,柴米误铅华。
欲谢芳辰里,长夜舞雪花。

汉台
今古知兴废,高台草底看。
况交新世纪,不是旧长安。
渭水同霞枕,春风带露寒。
千年俱一梦,太息发毫端。


读韩昌黎《送穷文》
穷通皆有命,憎爱本由心。
理向文章晓,情从世故寻。
朱门多酒肉,高宦喜贪淫。
隐者志高远,谁言五柳贫。

霾  鹿鸣社课
几时圣阙失青天,致使下民看不穿。
衙上日悬朝若暮,御前晴渺寡而鲜。
洒尘岂是因巡按,限驾无由骂吏椽。
莫道乡亲去秦远,通衢张榜禁炊烟。

云社社课以全聚德嵌第三句句尾因赋长句
眼前风物半蓬蒿,过隙白驹摧二毛。
思味常怀全聚德,献才尚待九方皋。
人于檐下悲秋雨,谁向桥头卖宝刀。
况已中年乡绪重,登高一望泪淘淘。

送卢队归国
酒未倾杯珠泪盈,别情犹做一诗呈。
风云世界沉还起,湖海生涯雨复晴。
往昔欢声只长忆,从今道路少同行。
但期约定山川里,再向樽前续旧盟。

戊戌岁末杂感
四十一年回首非,迷途困顿倦斜晖。
游曾足迹历非亚,学亦文章下帐帷。
杨柳未芽春杳杳,梧桐落叶雨霏霏。
关河鸣断雁何处,今夜谁吟胡不归。

己亥初春尹公自海南寄诗二首因记旧年盘山相聚事依其韵兼寄
其一
折柳津门人事非,年年风信带春归。
惜花长恨光阴短,借酒愁浇消息微。
琴起高山思仰止,书凭鱼雁忆相违。
枕中槐梦夜初醒,海角天涯共月辉。
其二
一别都门与雁归,连宵阴雨误清辉。
羁乡数载青衫瘦,对镜零星白发违。
尺素相思自南海,寸心寂寞起西非。
此间难饮盘山酒,独煮咖啡苦涩微。

夜感
长路漫漫如水逐,每临歧路怕孤独。
驿亭明月例生辉,客梦乡音伤以哭。
却酒又杯驱夜寒,怀新赋旧倩谁复。
十年一觉老星辰,散入银河皆碌碌。

将赴安哥拉
已是秋深愁亦深,重洋欲渡泪沾襟。
一笺别赋直难写,诸子酬诗不忍吟。
把酒同邀明月酌,别情犹共白云沈。
隔年梅雪落乡土,便有春风回转音。

四十抒怀
四十年来无所求,春花秋月一回眸。
乡情绵似梧桐雨,客梦长如渭水流。
且喜去来随本意,未亏心性却离愁。
今朝又是簪花日,不待重阳先上楼。

陋室
繁华不慕慕青岚,吉卜阴阳室筑三。
门纳深幽四时景,院收朝暮一方蓝。
采薇合是避秦处,啖果无须羡岭南。
五柳先生如健在,当和小子共清谈。

霜降日望昭陵
朔气西来渭水凉,九嵕山色换衣裳。
苍苍松柏染霜劲,戚戚榛荆带露黄。
御下繁华但遗址,眼前形胜是咸阳。
关河暂做轮回里,好待春光满未央。


绿珠
友从廿四醉金谷,佳丽樽前妙舞惊。
曲和昭君诗有怨,权凋朝野恨无声。
谋从粉阁珠楼起,血伴馋言恶语生。
玉碎谁知仙鹤事,诔文羞做祭多情。

崖山
地维柱向东南折,数载烟云一笔勾。
取义君臣续青史,淘沙风浪簸孤舟。
合船漏网谁人补,丹阙侵霜何计酬
明月崖山遗恨在,杜鹃泣血忍回眸

金水先生来陕,杜枚女史设宴黄鹤楼酒家,邀长安名士共饮,席间分韵三十六陂春水,白头想见江南,余因故未能赴聚,因强赋“春”字,以纪。
昔者金谷客,宴饮廿四宾。
盏佐宫商举,箸落笔墨新。
今有长安酒,味做霸陵春。
高楼名黄鹤,士聚十二人。
分座无上下,堆盘有羽鳞。
论诗属李杜,言政不避秦。
我因俗事扰,难获自由身。
高山慕仰止,对月助一巡。
思客扶头去,街巷共星辰。
摇影阑珊处,夜色正氤氤。

五古,赋得北冥有鱼
鱼跃龙门后,化作鲲与鹏。
排云复击浪,宇宙何不能。
蜩鸠非良友,管豹见其微。
临歧识知己,并羽更高飞。
人生百年短,逍遥莫问归。

咏桃
汲取昆岗水,灌溉瑶池春。
三年修剪苦,一朝花始颦。
结实若累卵,粒粒自可亲。
疏距难取舍,十指仔细匀。
忽忽槐夏雨,洗叶碧粼粼。
实若青杏子,纤枝渐沉沦。
为得颜色好,叶间戴纶巾。
五月熏风起,辛苦遍暮晨。
肥施向根畔,药洒又几巡。
敲枝从背上,松土绝荊榛。
初商实若斗,破巾入红尘。
浴日颊如染,沐月味欲纯。
园开输赣粤,传胪呼浙闽。
邀客堪佐酒,宴朋溢满唇。
或可南山寿,亦能馈佳人。
因说玄都观,年年看花新。
梦得去后久,数我刘郎身。

又听秋雨
去年仲秋半,听雨在客途。
擎酒愁一盏,欲醉知己无。
今年仲秋夜,听雨在秦都。
楼厦烟云里,城郭半模糊。
桐叶翻魅影,蛩声但负隅。
车笛鸣断续,行者步履殊。
滴瓦声沥沥,栖檐雀咕咕。
拨指琴飘渺,凭栏意不孤。
执壶乡语重,遣怀诗绪苏。
怀抱倾一斗,残荷滚珍珠。
拍帘复坠阶,溅玉湿肌肤。
纵有南风乱,入耳徒区区。

五古,秋怀
户牗竟西陆,萧萧风拂竹。
一字雁南飞,花叶两扑簌。
碧落覆池塘,红斩落案牍。
垂首空有思,欲卷不忍读。
昨夜香江雨,入梦时反复。
薄衾识炎凉,秋心无从卜。
涉水浅或深,求剑徒刻木。
诚知朔气寒,又恐巢将覆。
待秋纷披甚,沉沉空注目。

七古-赋得万人如海一身藏
庙堂高兮攀不得,麟服鹤补枉充国。
落拓书窗二十年,白衣筑庐五陵边。
陵前果木连天际,十村乡老过门第。
朝拾落叶暮扫花,雪积梅花雨有霁。
一卷梁父半担柴,吟啸不必向天涯。
邻有高士同五柳,采撷黄花习酿酒。
酒成莫问滋味何,携瓮与余倾一斗。
沉醉浑忘晋与秦,阔论不辩假或真。
扶头睥睨欺云汉,月上扶桑惊雀乱。
槐梦今夜枕中藏,岁岁婵娟照桌案。



卜算子
我是惜春人,怜极心如絮。一树胭脂一树风。俱有多情处。
最是怕春归,一夜伤心雨。片片飞红湿绿窗。难寄离愁句。

采桑子 燕归
桥头青草堤边柳,映上帘栊。竟日春风。又向乌衣巷口逢。
前尘往事都如梦,莫问行踪。剪羽眉峰。影缀桃花烟雨中。

減字木蘭花
落花有恨,当日鲜妍谁过问。今日风来,坠下枝头香染苔。
拼将一醉,带着相思花下睡。待月初明,扶影归来忘此行。

采桑子 燕归
桥头青草堤边柳,映上帘栊。竟日春风。又向乌衣巷口逢。
前尘往事都如梦,莫问行踪。剪羽眉峰。影缀桃花烟雨中。

苏幕遮
冷千山,凋百草。雁讯声声,尽在云中绕。谁舞芦花成缥缈。一夜西风,吹雪过林表。
梦无多,情未了。执酒伤心,何故还倾倒。欲寄相思人渐老。忆里青春,无复当年少。

武陵春  己亥上元
节序上元人不寐,明月照窗前。小院华灯似旧年,独少管弦繁。
闻到故园春雪舞,漠漠又清寒。辜负梅花恨未还,杯酒湿青衫。

画堂春  
其一   戊戌新春
今年不与往年同,阅来别样春风。一番烟雨正朦胧,湿了眉峰。
谁在杯前寂寞,微醺恰又情浓。云窗点点过孤鸿,如我行踪。

其二  寄鹤翁
京华聚罢正秋深,一弦月色沈沈。别情当对好风吟,却负诗心。
万里行来正苦,身边又少知音。当初思绪盏中斟,寄向遥岑。

南乡子  
筑梦路三千,霜剑风刀客舍边。无限伤心难寄与,凭栏,明月天涯望汉关。
心事有谁怜,欢笑从来伴泪颜。解得愁肠唯片语,平安,检点浮生又一年。

苏幕遮  落叶  
淡眉峰,疏雁讯。霜染关河,渐至西风紧。岭上秋枝憔悴损。一叶伤情,遍地相思引。
夜沉沉,星隐隐。指上流年,蜡炬成灰烬。执酒窗前明月近。不见天涯,空举衣衫搵。

留春令
满堤花絮,十分草色,一江春水。几瓣伤心割红尘,与风起、三千里。
我亦骚人常如是。对灞桥垂泪。折柳心情宝钗分,不喜见,青山媚。

蝶恋花 送春  用东坡韵
如洗长空双燕小。江北江南,晴翠篱笆绕。依架蔷薇春梦少,无端戏弄墙头草。
欲说多情何足道。昨日风光,剩做黄昏笑。流水清凉花事悄。章台柳荫增烦恼。

苏幕遮  用周兄韵
叶将凋,霜又紧。连夜西风,递雁归时信。叵耐山枫燃不尽。半染斜阳,留有星星恨。
怯情长,愁驿近。离别年年,人在天涯困。四十年来摧两鬓。不减乡思,揉入杯中进。

江城子
余三度来非,所居小院,四围清旷,院中有当年手植之树,名曰凤凰,花红似火,朝开暮落,遗红一地。有作
他乡一树灿空庭。为谁生,为谁荣。悄立斜阳,遗世亦倾城。因谢当年游子意,随风起,舞娉婷。
相逢苦短最无情。怕莺声,促离觥。醉赏霓裳,扑簌泪花清。一地离愁深揖罢,天涯外,又飘零。

东风第一枝
白驼山应季之课,然身处非洲,眼前风物截然不同,然花草之景俯仰皆拾。恰门前遗有长春花一株,摇曳多姿,朝暮含情。今试为一解,权做解颐。
海角天涯,尘心驿梦,徘徊异乡他处。羁囊谁许多情,驻身且对花树。婷婷袅袅,吐幽香、如丝如缕。欲语时、深揖盈盈,恰是别情如诉。
敬相逢、与卿同举。怕别离、为余作舞。清风簌簌千红,明月沉沉一赋。今朝今夕,把俗事、一任抛去。待来日、送我长亭,莫再折枝南浦

忆旧游   
正情丝万缕,襟抱千重,追梦琼瑶。一夜寒窗锁,是凉衾紧拥,烛影红消。慨然漫天飞絮,潇洒下云霄。更天地相融,江河阻断,路失迢迢。   
诚邀、酒中侣,共围炉烹雪,焚叶芭蕉。况少蓝关事,把程门身影,笑对愁浇。也添谢女才气,吹韵上梅梢。但客舍红尘,关山数叠常寂寥。

望海潮   访王维辋川别业
终南凝碧,繁花凋尽,一川雨洗流云。石孕幽苔,涧生寒水,青烟隔断红尘。竹叶掩遗踪,板桥纳诗履,道阻河津。屋舍田园,陌阡鸡犬,似相闻。
柴门依旧晨昏。怅莲舟不再,浣女归村。裴迪韵余,右丞句永,文章又共谁论。渺渺逝琴声,杳杳樵歌远,一霎归真。隐约山风过耳,吹我二三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鹿鸣诗社  

GMT+8, 2020-2-20 23:02 , Processed in 0.19184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